营救

最吸引人注意的是法蒂的手部动作。她的双手如刀片一般,在空中挥舞。在讲述自己的遭遇时,她看起来很焦虑、很紧张。她的故事让任何成年人都感到悲伤,更不用说是一个15岁的孩子。

“有一天,村庄里的两个男人一路跟着我的表姐和我,他们一直跟到我们的家。”法蒂说。她来自尼日利亚,一个名叫高拉克的村庄。村庄距离喀麦隆的北部边界十分近。“这两个男人来到屋里,告诉我的父母,他们想要跟我的表姐和我结婚,他们是‘博科圣地’成员。他们手里拿着枪。”

在喀麦隆北部的米纳瓦奥难民营里,15岁的法蒂与母亲玛利亚姆拥抱,她的母亲还抱着她的妹妹
UNICEF/UN015787/Prinsloo在喀麦隆北部的米纳瓦奥难民营里,15岁的法蒂与母亲玛利亚姆拥抱,她的母亲还抱着她的妹妹。法蒂被“博科圣地”武装分子诱拐,并最终因喀麦隆士兵的到来而重获自由。随后,她在喀麦隆的难民营与家人团聚。

一周前,士兵已到达高拉克,法蒂说。她目前住在喀麦隆的难民营里。他们来寻找年轻的男孩子,让他们入伍。法蒂的母亲确定自己的两个年长儿子已经逃走。然后,法蒂与父母和六个姐妹逃到了附近山里,并在那里露宿度过了三天。当情况看似安全,储备用品也已用尽时,他们再次返回家中。

就在那时,法蒂注意到有男人在跟着她。

她说:“我们试图告诉他们我们的年纪还太小,还不可以结婚。”但面对着对方拿在手里的枪,法蒂与表姐别无选择,只能跟他们走。

超过一年的时间,法蒂都是在囚禁中度过。她被迫与一名‘博科圣地’成员结婚,不停地被强暴、被转移,以及被尼日利亚和喀麦隆士兵和战斗机射击。她生活在恐惧之中,不确定何时才能与家人再次相见。

“那些战斗机会向所有人轰炸,不仅是向‘博科圣地’的人。”她一边说一边模仿着战斗机发出的巨大的“嘣、嘣”声。

在被囚禁的过程中,她听说‘博科圣地’在切布克镇诱拐了一些女孩。她与她们见了面,并与其中一些女孩成为好朋友。她说,她数不清楚这里到底有多少被诱拐的女孩。“太多了。”

“‘博科圣地’想要我们这些女孩做自杀式袭击,许多女孩十分愿意这么做。”她回忆道,“因为她们想要到部队那里去,然后让他们拿走炸药带。 这样她们就可以逃跑。”

但法蒂不愿这么做。

法蒂待在喀麦隆北部的米纳瓦奥难民营里
UNICEF/UN015786/Prinsloo法蒂待在喀麦隆北部的米纳瓦奥难民营里。 她被“博科圣地”武装分子诱拐,度过了13个月的囚禁生活。

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估计,最近数月内,在尼日利亚和喀麦隆,“博科圣地”将儿童,特别是女孩作为“自杀式”炸弹的次数急剧上升。其中有些爆炸通过远程控制进行引爆。

有一天,当他们追赶俘虏时,喀麦隆士兵成功将他们捕获。

法蒂说:“那些士兵将他们送入监狱,并把我带到米纳瓦奥难民营。”

那一天是2015年10月,也是她被“博科圣地”诱拐后的第13个月。

在米纳瓦奥难民营里,法蒂被安置在一个寄养家庭中。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资助的社工每天都会前来查看她的情况,这些社工受雇于当地的非政府组织ALDEPA。

她说:“他们总是来看我,并鼓励我在难民营里生活。”在寒冷的季节,他们还为她提供过冬衣物。与此同时,通过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她的寄养家庭还被给予了物资和厨房用品。

最终,多亏一个来自她所在村庄的难民营住户,以及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合作伙伴Aldepa的支持下,法蒂与母亲玛利亚姆取得了联络,并通过手机与她通话。数日后,她们在米纳瓦奥难民营里团聚。

法蒂抱着她的妹妹。法蒂上次看见她时,她还只是个婴儿。她们两个人密不可分。当法蒂放下她时,她的妹妹开始哭泣。法蒂的妈妈,玛利亚姆急于想要带法蒂回家。

玛利亚姆说:“其余的孩子还在那里。”他们被独自留在家里。

“在我离开时,我的父亲得重病去世了。”法蒂说着,泪珠从她的脸上滚下, “我再也见不到他了。”她紧握着她戴着的金色臂章,这是母亲送给她的礼物。“我永远不会摘掉它们,它们会一直戴在我的身上。”

帕齐 · 纳克尔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南非办事处的联络主管。

 

请留言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须填写的内容标有“必须填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