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燃尼泊尔地震灾区母亲们的希望

偶然相遇

有时我们会与他人萍水相逢,然后就再也见不到了——然而命运让我们再次相见。今年冬天,我走访在努瓦克特卡拉尼塔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资助的为怀孕和哺乳期母亲准备的应急庇护所时,我们竟再次相遇。

我走访庇护所时,通常会与患者进行交流,询问他们的状况如何,对庇护所的感受如何。当我见到一位年轻母亲和她正在咳嗽的孩子时,我随口问道,他们感觉如何。她说,这是她第二次待在庇护所。我向她是否对这里的服务感到满意。“如果不是庇护所,我可能已经失去了我的孩子,”她立即回答道。她的回答令人意外,我开始倾听她的故事。

及时行动

她娓娓道来她的经历,我才发现她就是我五个多月之前(七月)在电话上交谈的阿胡贾.塔芒。

当时,在将她的男婴送至最近的初级卫生保健中心(PHC)后,阿胡贾便待在庇护所。一天早晨,我接到来自尼特.米什拉(一位管理庇护所的同事)的电话,非常着急的告知我,阿胡贾四天大的孩子,阿尤斯,病情严重——伴有低温、虚弱、黄疸和不正常的哭泣的症状。而且,阿胡贾非常伤心,她的情绪低落,已然失去对阿尤斯能够幸存下来的希望。听取PHC医生里查.尼波的建议后,我们立即决定将孩子和母亲转移至加德满都拥有更好设备的医院。

我通知了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尼泊尔国家办事处,并要求合作伙伴机构的同事进行必要安排。通过合作伙伴机构,尼泊尔公共卫生协会(NEPHA),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供了所有行程和住宿费用,仅在数小时内,孩子及其母亲便被转移至加德满都。

两天后,我致电了在加德满都医院的阿胡贾。那是我们第一次的谈话。得知母亲和孩子的良好情况后,我如释重负并十分欣喜。我们的及时决定以及转移孩子和母亲至加德满都的行动被证明是明智之选。

这个冬天,遇到我一直担心的阿贾胡,我十分开心,而且能够亲眼看到她和阿尤斯,我很高兴。我把婴儿抱在怀里,并对帮助过阿胡贾确保其孩子得救的合作伙伴机构的同事致以感谢。阿胡贾十分感谢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并说道,“他们把我、我丈夫和我的孩子转移至坎帝医院,我的孩子在那里住院七天,而我则在教学医院住院九天,他们支付了所有的费用,这些费用我们一辈子都无法承担”。

重燃希望

当阿胡贾和她生病的孩子住进庇护所时,她对挽救她的孩子失去希望,因为她已失去了她的第一个孩子。

阿胡贾在16岁时结婚,她的丈夫是一名临时工。在经济上,他们并不富有,但生活幸福,直至2014年8月她在加德满都的妇产医院生下一名男婴。回到家后,婴儿开始发高烧,两周后不幸身亡。这对她影响极深。

接下来的一年,她再次怀孕,在尼泊尔发生7.8级地震时,她已妊娠晚期。地震使280万居民受到影响,这其中便包括阿胡贾的家庭。他们的房屋已坍塌。他们不得不居住在由易坏的防水布搭建的简易房屋中。

在她前往卡拉尼塔附近的初级卫生保健中心进行产前检查就诊过程中,她了解到,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为受地震影响的妇女和儿童准备了应急庇护所。地震一个月后,庇护所便开始运作,以便为怀孕、产后和哺乳期妇女以及她们的新生儿和五岁以下的儿童提供安全和友好的住处。而且,庇护所时时都有合格的卫生人员。

阿胡贾不想失去她的孩子,这次她下定决心待在应急庇护所里。当阿尤斯出现病症后,她几乎失去希望,但当她需要帮助时,在加德满都的医院,我们尽我们所能为她提供了最好的照护,她又重燃了希望。

当我那天从庇护所回来后,我为我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一员——以及我们在全球和尼泊尔这一小地区提供的人道主义救援——感到无比骄傲。在我们的行程中,我们不仅挽救了生命,还点燃了像阿胡贾这样的母亲的希望。

阿比拉沙.古隆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尼泊尔卫生官员,最初在努瓦克特紧急营地,如今在辛度帕尔乔克紧急营地。

 

 

请留言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须填写的内容标有“必须填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