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年过去了:叙利亚儿童的和平在哪里?

两年(充满苦难的两年)前,在叙利亚冲突3周年纪念日前夕,我来到了这个国家。那时,成千上万名儿童的处境已经糟透了,似乎已经达到了不可能更糟糕的程度。

然而,令人痛心的是,事实证明儿童的处境变得更糟糕了。

三周以前,我再次来到叙利亚。尽管儿童们所面临的困境仍然威胁着这一整代人,然而,暴力的停止、日内瓦谈判的重启,让历经五年战乱的叙利亚人民第一次看到了真正的和平希望。

我所到之处—大马士革、霍姆斯、哈马、阿尔-萨拉米亚—人们都会谈到希望。希望和平降临,希望和平不仅仅停留在一纸外交文件上,希望和平回到他们的日常生活中。我在教室里遇到的儿童们也说起了自己对未来的希望—当医生、工程师、老师。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执行主任雷克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中东与非洲区域主任彼得.萨拉玛访问叙利亚霍姆斯郊区维尔的一间教室。
© UNICEF/UNO11692/El Ouerchefani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执行主任雷克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中东与非洲区域主任彼得.萨拉玛访问叙利亚霍姆斯郊区维尔的一间教室。

在穿越封锁线进入被包围的郊区维尔时,我看到了我两年前没有看到的景象—商店开门营业;人们自由往来;儿童们在地面教室里读书学习,而不是因害怕狙击手的冷枪而蜷缩在地下室里。即使在满目疮痍的霍姆斯古城,因逃避战乱而迁徙他方的人们也开始搬回来了。

另一个叙利亚儿童所面临的严重威胁—因缺乏免疫而导致的威胁儿童生命的各种疾病—也有望得到控制。经大马士革的高级政府官员批准,我们可以与世界卫生组织、卫生部以及其他合作伙伴(其中最值得一提的是叙利亚阿拉伯红新月会)一起,立即计划并努力执行一个全国性的免疫计划。

尽管出现了希望的曙光,但是发生浩劫的迹象仍然存在,战争为儿童们带来的苦难阴霾挥之不去。整个社区被夷为平地。原来的维尔孤儿院两年前被迫击炮击中,八名儿童的生命被夺去——如今那里已经成为一个儿童中心。

在霍姆斯,医生们将我带进了手术室,他们正医治一名刚刚被狙击手击中面部的受害者。这些医生只有破旧的手术工具,可以用来取出病人被击碎的颚骨。麻醉药品已经过了有效期。他们使用旧毛巾擦拭伤者的伤口的血渍。

医生们、护士们,特别是受害者的父亲都表达了他们的愤怒——这愤怒不仅针对继续禁止该区域获得手术与医疗用品的叙利亚政府,还针对联合国和全世界。我们不能责怪他们—因为是全世界任由这苦难持续了五年之久。

我们向所有那些我们见到的人保证,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将继续竭尽所能支持叙利亚,不但满足其迫切的人道主义需求,而且还为叙利亚的重建与发展提供援助。

如今,叙利亚确实开始发展了。每当我们为每位叙利亚儿童提供教育,无论她或他身处何地,我们都在为建设叙利亚的未来添砖加瓦。

在过去五年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与我们的合作伙伴已经找到了超过1000万人,其中大部分是儿童,为他们提供用水、医疗与营养服务以及教育与支援性辅导。

然而,还有为数众多的儿童没有找到:叙利亚国内有六百万,以及为了躲避战乱而逃离到邻近国家的两百多万。

正因如此,今天,包括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在内的超过100家人道主义组织再次呼吁:无条件、持续地开放人道主义通道,使得人道主义援助能够通过一切必要的路线到达一切有需求的人们,让医疗工作者能为伤、病人员提供治疗;为一个全国性免疫活动提供支持。

这些实际行动事关民众的生与死。同意现在采取这些行动,冲突各方又向和平迈出了一步。为了叙利亚人民应享有的和平—尤其是叙利亚儿童们迫切应享有的和平。

安东尼.雷克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执行主任

阅读更多关于叙利亚儿童的消息

请留言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须填写的内容标有“必须填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