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民和迁移儿童首先是儿童

来自阿富汗的三岁的亚斯敏和其他数以万计的难民和移民儿童正在迁移到欧洲的路上。我第一次见到她是在她和父母及19个月大的弟弟穆罕默德越过希腊边界进入前南斯拉夫马其顿共和国之后。就像每天穿越相同路径的数百名儿童一样,她精疲力竭,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也不知道去向何方。

在亚斯敏和她的父亲等待下一趟前往塞尔维亚北部边境上的塔巴诺维的巴士或者火车的消息时,她的母亲,32岁的扎哈荣,把穆罕默德带到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支持的儿童友好空间,给他清洗身子,换尿布。她很感激能够找到干净的婴儿服装和卫生包。

当得知他们需要等两个小时才能坐上巴士后,扎哈荣决定把亚斯敏也带到儿童友好空间里。她希望那里的工作人员可以帮助她振作起精神来,但亚斯敏因为不熟悉新的环境而很认生。

她最后还是决定进屋来,但是她一直咬着她蓝色的哨子-那可能是从家里带来的玩具,也可能是她在路上碰到的救援工作者或者志愿者给她的小礼物。这个哨子似乎给她一些安慰。

亚斯敏在儿童空间里画画。
© UNICEFMK/2015/SuziePappas亚斯敏在儿童空间里画画。

她不停地看着门口,时刻注意着妈妈的一举一动。她妈妈的身子一半在帐篷里,一半在帐篷外,怕找不到她的丈夫和穆罕默德-担心她的家人可能会走散。

母亲和女儿终于放松了下来 – 亚斯敏开始涂色和画画,与此同时,扎哈荣看到女儿终于呆在一个安全的地方后,转身去喂穆罕默德。

很快亚斯敏就适应了。她吸引到了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工作人员Blagoja Angelovski的注意,并挑战他跟她比赛踢足球。她欢快地蹦着跳着,不想离开。

她的父亲来到帐篷里很多次才终于说服她该出发了。最终,她带着微笑和足球离开,跟家人一起等着上巴士。

在和亚斯敏相处的这段短短的时间里,她让我想到了欧洲的难民和移民危机真是儿童们的危机。她还让我想到,在迁移的路上,即使儿童自己也要时刻被提醒他们还只是孩子。

苏西·帕帕斯- 卡珀斯卡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前南斯拉夫马其顿共和国的新闻官员。

请留言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须填写的内容标有“必须填写”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