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里的扎赫拉

她穿行了数千公里,在土耳其和希腊的难民营里度过了好几个月。现在,她正在位于塞尔维亚和匈牙利边界的临时难民营里翘首以盼。如果她和家人幸运的话,几天之后他们将到达前往西欧的一处新的难民营,该难民营位于塞格德和布达佩斯之间。

扎赫拉 · 伊娜贾提是一名来自阿富汗的四岁女孩,她的生活就是不停地从一个难民营搬到另一个难民营,以至于她都不记得自己之前的生活。她也不记得阿富汗,她出生的地方,以及她的家乡。

她也从未留过长发。在她的头发长到足够长之前,扎赫拉始终生活在临时条件下,甚至经常睡在地上。那意味着日晒、雨淋,以及虱子。因此扎赫拉只留短发。这让她看上去像个男孩。

然而她是如假包换的女孩。扎赫拉喜欢照镜子,她经常把自己的头靠在肩膀上出神。难民营里的镜子位于临时水龙头旁边,水从这里流出,进入到一条流入附近森林的小渠。小渠里满是脏水和肥皂沫,没人敢去清理。肥皂和水会产生泡沫,当阳光透过周边的树叶投射过来,会形成彩虹。

扎赫拉并不理睬那些彩虹。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经常瞥向护栏边的小门,那里的匈牙利警察偶尔会放行少数的难民和移民进入匈牙利。

水龙头旁边是一间临时浴室。浴室四周挂着四条毯子,为滞留在无人之地的人们带来最起码的隐私感。毯子又脏又重,淋浴喷头一打开,就溅的满是水和泥。

扎赫拉和母亲刚刚从这个简陋的浴室里出来。她的短头发在日晒下已经变干。她穿上了之前的旧衣服,看上去并不在意没有新衣服可穿,这并非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事情。她看着护栏边上的那扇小门,那才是重要的事情。

炽热的阳光已经把昨夜的降雨蒸发殆尽,鞋子里还积留着一些泥浆。土地较薄的地方已经出现了裂纹,大地干涸成了一块一块。

一辆白色吉普车正往扎赫拉所在的难民营驶来。车子走到了路上干燥的一块,可以听到发动机的轰鸣声,轮胎在泥浆上摩擦嘶吼。但吉普车还是能够继续行驶,并沿着一台拖拉机留下的痕迹到达了难民营。

吉普车带塞满了食物和卫生用品。人道主义工作人员分发着这些宝贵的包裹。感激的表达方式有很多,有人低头鞠躬,有人握手或者把手放在胸口。此时无声胜有声,眼神和姿势所表达的深意远胜过任何翻译家。

随着最后一个箱子从吉普车搬下来,儿童们在它的前面排起了队伍,因为他们已经习惯了。难民营里的生活教会了他们等待。箱子里满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供的物品,这要感谢日本政府的慷慨捐赠。夏季马球衫,又新又干净,包装完好。

一位长胡子的中年男子为儿童发放衣服,他自己也曾是一位难民。他走到扎赫拉跟前,给了她一件黑色的T恤。她收下了,然后看着他,指着他另外一只手里的红色T恤。毕竟,她还是个女孩。他明白了她的意思,把红色的T恤交给了她。

亚德兰卡·米拉诺维奇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塞尔维亚办事处的联络官员。

 

请留言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须填写的内容标有“必须填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