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脱离武装组织后的儿童们重拾童真

在中非共和国班巴里市的收容中心里,16岁的男孩乔纳森*正坐在地上,翻看着装满项链、臂章和小荷包之类“护身符”的大袋子。该收容中心主要为曾参与各武装组织活动的儿童提供庇护。

他说:“这个护身符可以保护我躲避科拉什尼科夫冲锋枪的子弹。另外这个可以让敌人看不到我。”其他孩子围在旁边,惊讶地看着他向外国人讲述这些秘密。然后,乔纳森抓起一把小刀,划开其中一个护身符。围观的人开始低声议论。他抬起头,微笑着说:“现在我们安全了,不再需要这些东西了。”

中非共和国爆发的冲突导致成千上万的人无家可归。大约两个月前,参与冲突的一个武装组织释放了这些儿童,当时我也在场。这些孩子曾参加“反巴拉卡”武装组织。该组织是一个“自卫性”民兵组织,主要反抗2013年曾短暂掌握中非共和国政权的穆斯林激进组织“前塞雷卡”(Seleka)。

五月,站在空地里等待“反巴拉卡”组织释放的儿童们。
©UNICEF CAR/2015/Le Du五月,站在空地里等待“反巴拉卡”组织释放的儿童们。

5月14日,在位于中非共和国中部的班巴里,两个组织共释放了357名儿童兵。“反巴拉卡”和“前塞雷卡”于同一天释放儿童兵,但这些儿童被送往了不同的收容中心。虽然如今战火平息,但班巴里仍是前线城镇。一条河穿城而过,将城市分成两半。白天,各派别的人们穿过大桥前往集市,但当暮色降临时,每个人就回到自己的阵营。

释放当天,为见证他们获得自由,我们象征性地陪同这些孩子深入丛林,尽可能的靠近他们的基地。那是一个湿热的午后。身穿印有鲍勃.马利(Bob Marley)的破烂T恤衫的指挥官正在林中空地等待着我们。他的周围站着181名衣衫褴褛的儿童,身披树叶伪装,脸上也涂着黑色的泥浆,其中一些不过六七岁。他们静静地站着。

指挥官一声令下,他们脱下身上的伪装,将刀扔到了地上并开始自由活动。指挥官拉着我的手,指着一名小男孩说:“看这个小家伙。他只有七岁,我把他交给你了。但是你要盯紧他,因为……他知道怎么杀人。”

在收容中心内,孩子们正在下棋。
©UNICEF CAR/2015/Le Du在收容中心内,孩子们正在下棋。

现在,我一到孩子们生活的收容中心,就能听到广场上传来的传统音乐声,伴随着欢快的鼓声和喇叭声,一些儿童在翩翩起舞。也有一些孩子在踢足球,还有一些孩子们坐在树荫下,全神贯注地下棋。我认识他们中的一些人。五月的时候,他们每一个人看起来都是那么冷漠和迷惘。而今天,他们却笑得如此灿烂。

大多数孩子在附近都有亲人,因此他们晚上回到亲人家里,白天在收容中心接受医护治疗以及心理疏导。他们和社区工作者促膝长谈,这些工作人员帮助他们排遣曾经发生在他们身上不好的事情,让他们意识到自己才是受害者,并且告诉他们应该远离暴力。

儿童们也会接受文化水平测试,那些可以达到正规学校要求的儿童不久将进入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支持的补习班学习,使他们在十月初便可以到学校接受教育。那些不能回归正规学校的儿童将参加速成学习项目并接受职业培训。

收容中心的儿童正在踢足球。
©UNICEF CAR/2015/Le Du收容中心的儿童正在踢足球。

约哈希姆是当地一个负责照顾这些孩子的非政府组织的负责人,他向我们描述这些儿童几天后如何自发地将护身符带至收容中心。“我们一直都在告诉他们,要忘记战争。”他说:“但是我们从未要求他们。让他们自己决定不再需要这些护身符。这是帮助他们告别过去生活的一种方式。”

开启新生活也绝非易事,尤其当你还是个孩子,生活在一个临时庇护所,到处都是无家可归的人,而且还曾经目睹或者经历了惨绝人寰的事情。因此,对于“反巴拉卡”组织和“前塞雷卡”组织五月在班巴里释放的357名儿童来说,前路依然漫漫。

当地冲突的各方均同意释放儿童兵,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正在努力协调,让这些取得的成果可以在全国范围内展开。据估计约有6,000名至10,000名儿童仍在这些组织中。希望有更多儿童早日摆脱战争的阴霾,回归到正常生活。

冬纳格..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中非共和国首席新闻官。

*为保护身份文中人名系化名。

请留言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须填写的内容标有“必须填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