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人与否:许多学校是否践行尚不得知

雅克梅勒学校检查员眉头紧锁地说:“谈到减少暴力,这方面我们没有积极的榜样。打骂伴随儿童的成长,所以人们认为体罚是成长过程中所必须经历的。”

在位于海地东南省的雅克梅勒停留了两日后,我回到太子港。我更深入地了解了校园暴力的因果,并对快速结束这种现象不抱有太大希望。

2001年海地正式禁止体罚,但近期研究表明,对儿童施加的暴力行为在海地各处仍相当普遍。疾病预防中心于2012年进行的一项调查估计,在18岁生日前,四分之一的儿童曾经历过性虐待[在18至24岁的调查者中,女性占25.7%,男性占21.2%],且一半以上的儿童曾遭受过驱体暴力[在18至24岁的调查者中,女性占60.5%,男性占57.2%]。虽然所有儿童中的一半报告曾遭受家庭成员的暴力,但五分之一的儿童遭到作为社区中权利代表者的成年人虐待,如老师或警察。想到本应彰显信任与安全的人带来的却是恐惧,就感到可悲。2012年,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进行的情况分析表明,63%的儿童是心理攻击受害者,78%的儿童曾遭受体罚。

学生在海地雅克梅勒的一个学校的院子里玩。
学生在海地雅克梅勒的一个学校的院子里玩。

暴力虽然以被立法禁止,但在海地却仍被接受和容忍。大多数暴力行为的初衷是为了教育儿童,但毫无疑问的是(正如我同事Saintil所说),“所有暴力形式均有害于儿童,对其造成身体和情感伤害。此外,在学校中对儿童施加暴力往往导致儿童辍学。”总之,暴力作为一项惩戒措施不仅不可接受,也会适得其反。

尽管政府及其合作伙伴已采取多项行动,但鉴于持续不断的暴力,仍需推出新举措。个人变化必须先于社会变化。为建立积极的学习环境,教师的情感与智力必须与正面的管教理念连接起来。

许多人已明白保护男孩和女孩不受伤害的重要性:东南省一所学校检查员诺诺(Nono)先生坚定地说:“孩子是神圣的生命,没有理由伤害任何一个孩子。”他自己的孩子和他的学生已逐渐获益于这种育人观念。上周,他与其他35名检查员参加了旨在促成积极管教文化的一项培训,以向关键利益相关者进行宣传为切入点。

在雅克梅勒、马里戈特和Cayes-Jacmel公社试点的这一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支持的项目正式拉开序幕,重点是冲突管理和调解。诺诺先生及其同伴在那里对教师进行培训,激励他们用换位思考和鼓励代替愤怒与棍棒。然而,我们面临的挑战是激励教师采用新方法,但其攻击性行为的根源(如专业情况或艰难生活环境带来的失意)仍未改变。

项目的第一阶段是为和平学校做准备,即制定、通过和测试《行为守则》并对教师和家长进行宣传。第二阶段将力求在国家层面上扩大反对学校暴力的斗争,包括预防暴力的国家监测体系、重新启动由成人和学生组成的“校董会”以及正在进行的监测学校暴力的协调机制。然而,道路是漫长的,如一位检查员的评论所说:“我完全支持这个项目,但我也了解我的老师们。我会告诉他们下手轻一点,而不是让他们完全停止使用棍棒。”

来自一个完全杜绝校园暴力的国家,我觉得结束暴力是可以实现的,而且也是势不可挡的。我们要迈出第一步开始逐渐改变现状—上周在雅克梅勒就迈出了一大步。

让我们持续奋斗吧!

科妮莉亚.瓦尔特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海地办事处的首席通信官。

请留言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须填写的内容标有“必须填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