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丁和乔纳森:憧憬光明未来

校长叫到纳丁*的名字时,她高兴地从座位上跳起来,跑向讲台,向老师致敬,然后领取证书。她转身面向数十名欢呼的儿童。由于羞涩,她试图掩饰自己欢喜的笑容,但教室里的每个人都能感受到她的喜悦与自豪。

自从和其他90名儿童一起被反巴拉卡武装组织释放后,在短短的四个月内,17岁的纳丁跃居班级第二名。三年前,以穆斯林为主的塞雷卡叛军开始进军首都,并最终推翻政府。自那以后,纳丁的生活发生了大逆转。“我与家人住在代科阿小镇。”她说,“塞雷卡叛军来到小镇后,我的母亲被一枚流弹击中身亡,父亲就在家门外被杀害了。”

痛失家人后,纳丁决定加入敌对民兵组织,即反巴拉卡民兵组织(这在当地语言中意为防AK47子弹)。她回忆说:“他们说,如果我加入他们,会成为一名妇女兵并能够照顾我的弟弟。”

然后,纳丁开始与该组织一同行进。他们前往首都班吉,路途非常遥远,有300公里。“我携带着背囊、食物,有时带着武器,而且也会为组织做饭。”而那时,有个民兵已经使她怀孕了。“那时我15岁,还是处女,但他说我的年龄足以成为他的女人。”

在乔纳森和纳丁上课的教室里,一名同学举起手。
© UNICEF/UN08030/Le Du在乔纳森和纳丁上课的教室里,一名同学举起手。

坐在纳丁旁的是同样17岁的乔纳森*。他也是反巴拉卡组织的前成员,就在小镇外的临时营地与该组织共呆了一年多。“那里的生活极其不易。”他说,“寻找食物异常艰难,没有医疗保健,我几次被派遣去解决路障,或加入对穆斯林的攻击。”

乔纳森脸上的伤疤是因遭受组织内年长者的暴力、酷刑和虐待所致。无形的心理伤疤的治愈需要更长时间,但他正努力重塑人生。

“去年五月,我听说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愿意帮助像我这样的儿童获得武装组织的释放并给予帮助。”他说,“我请求指挥官将我列入其中,数周后我到了这里,补上了落下的课程。现在,我能够读写,我想成为一名司机。”他边说边自豪地展示自己的证书。

2015年,在整个中非共和国内,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及其合作伙伴已将2662名儿童从武装组织中释放出来。而成千上万名儿童仍在组织内,遭受暴力和虐待。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将继续与合作伙伴协作,为这些儿童提供必要的服务。

*人名为化名

 

迪迪埃.马夏尔.帕班迪吉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中非共和国的通讯专员。

了解更多关于今年儿童人道主义行动中的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人道主义工作。

 

请留言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须填写的内容标有“必须填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