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震后最偏僻地区

“当时我们正在河岸上玩一种很无聊的游戏,把半空的水罐扔向对方,只要有一人不得不躲开的时候,我们就哈哈大笑起来,就在那时,大地突然开始摇晃。 起先摇晃很慢,但是后来我们就被猛烈的晃来晃去。 我们看到村子上面的山上有一大块山体断裂,速度极快的巨大石块砸向我们的房屋,路过的一切都被碾的粉碎。 我们的母亲、兄弟和姐妹当时都在村庄里,所以我们特别害怕,只能紧紧拉住对方的手哭泣。”

埃什瓦莉亚(10岁)和萨吉娜(7岁)向我讲述她们在最近那场袭击了村庄的灾难中的遭遇时,我望了眼来时穿过的那道峡谷,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我们最终竟成功抵达了这里。 10月26日的地震过后,恶劣天气就随之而来,不仅让受到地震影响的族群处境更加艰难,更让外界难以到达这里。 我们曾有两次不得不放弃这次任务,因为暴风雪阻隔了去吉德拉尔山谷的山口和通道。 这次我们运气不错。 天空已经放晴,但我们走过的旅途是什么样的!? 我们必经的巴基斯坦西北部某些地区暴动频发,对我们的安全构成重大威胁。 在配备装甲车和武器精良的护卫后,我们才得以迅速穿过这些地区。

现在回想起来我还是觉得惊奇。我们的司机开着兰德酷路泽在海拔3000米的洛瓦里()山口颠簸前行。 道路湿滑弯曲,路边的积雪堆得比汽车还要高。 有时,饰有美丽的巴基斯坦风格卡车装饰的重型卡车迎面而来,我们一边是深渊,另一边和卡车擦身而过。 最终我们抵达了吉德拉尔()山谷,但是目的地仍未到达,村庄位于一座侧谷下方海拔1400米的位置。 通向山谷的道路被近期的洪水洗刷和被地震破坏后,已经面目全非。 我们的车辆只好穿过河床,沿着峭壁缓缓前进。

地震和洪水的双重作用破坏了进入吉德拉尔山谷的道路。
©UNICEF/Pakistan2015/Asad Zaidi地震和洪水的双重作用破坏了进入吉德拉尔山谷的道路。

这个地区的闭塞让灾后救援成为了一场真正的噩梦。 然而,对于生活在这里的人来说,与世隔绝也是一件幸事。 由于几百年来有意无意的隔绝于外面的世界,这个族群得以保持自身独特的文化和生活方式。 我很高兴最终来到了坐落在与世隔绝、信奉多神的卡拉什人土地上的邦布列特村庄。 卡拉什人说自己的语言,并继续保持着古老的传统。 当地人相比,他们有着与更为明亮的眼睛和更加白皙的皮肤,宣称自己是亚历山大大帝军队的后裔。

太阳透过美丽的已染秋色的树叶发出光芒,覆盖着积雪的兴都库什山在背景中就像教堂。

这座村庄,或者说村庄余下的部分,静静地卧在白色的河岸边。 山羊和鸭子忙碌地四处漫步,吃苦耐劳的驴子身上驮着极其沉重的碎石块。 一群身着精美绣品、头戴饰有彩虹七色饰品帽子的妇女迎接了我们,给我们围上橙色披巾。 好奇的孩子从各个方向跑向我们,我就此认识了埃什瓦莉亚和萨吉娜。 她们告诉我她们当时有多幸运。

灾难过去以后,两个女孩当天跑回了村里。 村里无人死亡,伤者都受到了村里护士希琳的精心照料。 希琳给伤者治疗,并固定伤势严重的村民以送至吉德拉尔镇主谷中的医院。 两个女孩热情的拉着我的衣袖: “你一定要见见希琳!”

希琳(30岁)的每一次呼吸都展示了她的镇静和卡拉什女性典型的坚强心态。 她告诉我,妻子如果不再爱她的丈夫了,甚至可以离开丈夫另择夫婿。 当然她也可以兼顾工作和生育子女,她家族里的所有女性都是如此。“我妹妹还是吉德拉尔镇上的警察呢!” 这所有的一切对我来说都太不真实,至少不是我原先预期的巴基斯坦西北端内乡村的样子,它与阿富汗仅咫尺之遥。

希琳带我在村庄里转了一圈。 从她简单但维护良好的医务室出来,我们走向了族群的主庙——贾斯塔.汗()。 墙上画满了野生动物,让我想起曾在法国一处洞穴内见过的石器时代石刻。 我心想,在这些人的生活中。大自然必然占据十分重要的位置,进入庙里以后,我的想法得到了印证: 大自然并没有放过这一座建筑。 这座神圣建筑内有一整面墙坍塌了。 “这现在对我们来说是个大问题,因为很快我们就要庆祝冬节了,在这个节日我们会祈求索里桑神保护我们。”希琳说道。

四周一切都遭到了毁坏,山体的一部分断裂,造成大型石块高速下落穿过村庄,破坏了所有经过的事物。
© UNICEF/Pakistan2015/Asad Zaidi四周一切都遭到了毁坏,山体的一部分断裂,造成大型石块高速下落穿过村庄,破坏了所有经过的事物。

四周一切都遭到了毁坏,山体的一部分断裂,造成大型石块高速下落穿过村庄,破坏了所有经过的事物。

现在这里急需保护。 袭击了村庄的地震是今年遭遇的第二大灾害。 最近六月份时,一场山洪毁坏了村庄中包括田地和灌溉系统在内的大部分区域。 “我们大部分作物都被破坏,大地在我们脚下移动的时候我们才刚开始慢慢恢复生产。 但我们能做什么呢? 在这里我们总是受到大自然意志的影响,而为了孩子我们必须继续这样生活。”

她的坚韧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而我知道,这里没有人死亡的原因之一必然是族群准备充分。 就在地震发生前一个星期,村里的儿童学习了在灾害中降低危险的简单求生方法。 例如,埃什瓦莉亚、萨吉娜和朋友们学会了地面震动时爬到桌子或书桌下面,以躲避掉下的碎石。 英国人赠予他们的图画书中详细解说了这些求生方法,图画书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设计并分发给全国所有学校。

接着我们去了另一处由女性和儿童之神德扎里克()保护的神圣之地,这个地方用作女性经期所去之地和产科病房。 “你必须站在外面,男性不可以进入这里。”希琳用坚定的语气说道。 “如果你正在经期或已怀孕,我会带你去看看被破坏的厕所和清水系统。” 好吧,我猜这没什么可商量的余地,就一直待在外面前院吧。 在村里还担任助产士的希琳解释说,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英国提供的滤水和卫生系统极为重要。 “丹尼尔,你可以想象到,出于健康和尊严原因,我们需要在接生和月经期间维持卫生标准。”

我短暂拜访了她损毁过半的房子,在那里我见到了她的继母,正在照管希琳的两个孩子。接着我们赶到社区中心,又一次见到了埃什瓦莉亚和萨吉娜。 女孩们正和村里其他儿童和女性一起参加卫生学习课程。 大家聚精会神地听我们的合作组织“伊斯兰救助”的一位同事讲解有关卫生用品的内容。就这一点,我们要感谢另一笔英国对所有震区家庭的捐助。

牙刷、肥皂、水桶、清洁剂…我平时觉得这些物品是多么平常啊! 但是经过这次漫长、艰苦和劳累的旅程,把这些物品运输到这里以后,我明白这笔捐助对村子里的卡拉什人来说有多么宝贵。 他们都在地震中幸免于难,现在他们的孩子当然也不应该因痢疾或其它卫生相关疾病而丧命,因为这些疾病都可以轻易预防。

丹尼尔.蒂姆(Daniel Timme),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巴基斯坦办事处宣传和交流处主任。

 

请留言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须填写的内容标有“必须填写”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