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铭记:阿雅的画像

“记忆项目”是我们的小型非营利活动。十几年以来,我们组织高中的艺术生为处于弱势环境中的儿童创作画像。 “记忆项目”收集儿童的照片,并把这些照片寄到美国高中。这些高中的艺术生对照片进行研究后创作画作,再将完成的画像作为礼物寄给那些儿童。

自2004年这一项目启动以来,参与的艺术生已经为来自43个国家和地区的10万余名儿童创作了画像。我一直以来视这项工作为生命。与生活在叙利亚难民营的儿童互动,带给了我前所未有的振奋和动力。因此,我首先必须要向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约旦办事处的工作人员表示感谢,是他们将这一切变为可能。

此次活动绝不仅仅是提供画像这么简单。它意味着向叙利亚儿童及其家人传递一个信号,一个与他们在难民营中经常感受到的紧张所不同的信号。我们想告诉他们,虽然这个世界上有的人会选择恐惧,但是我们选择友谊。我们选择同心协力,而不是彼此分离。

毕竟,当一个人长时间注视着一张儿童的照片来创作手绘画像时,很难不会引发情感的触动。真的是不可能的。为任何人绘制画像都会是一次深受触动的经历,更不必说是为这些饱受冲突影响的儿童。

但是他们的照片并不能完全讲述他们的故事,我们只能从中猜测。有些故事显而易见,如关于一个缺失了部分耳朵和脸颊的男孩的照片,但更多故事还没有浮出水面。我们只知道所有这些儿童都失去了某些东西:所爱的人、家,或他们童年的一部分。

带着这样的想法,我们希望画像能够为儿童带来笑容,能够为难民营增添色彩,能够为未来带来深远的影响。我们想,也许某天,当这些孩子长大成人后,生活在安全而温暖的家庭里,儿孙绕膝,这些画像能够成为他们对自己年少时的回忆。

带着这样的想法和希冀,经过了一年的计划,我们的艺术生投入成千上万个小时的志愿服务,有七大袋子的画像寄到了我生活在约旦的父母和姑妈处。看着这些儿童收到画像时的画面,我的心里充满了快乐。年轻人善良美好的情操深深地感动了我,虽然地理、文化、语言、宗教和环境不同,但友善和关爱让我们团结在一起。我对人性的力量充满敬畏,这种神奇的人性力量使得从未谋面、只通过一张照片建立联系的人可以关照另外一个人。

在领略所有这些欢乐、美好和敬畏的同时,我注意到一个没来领画像的女孩。她出生于2011年,我们就叫她阿雅吧。她和我女儿同年出生,也就是战争爆发的那一年。

阿雅在八月份为这个项目拍摄了照片,而在二月份画像原定送达的前一天,她的母亲前来询问。她带着一颗破碎的心在等待着画像,因为阿雅在几个月前去世了。如今的她指望画像能够让她再次看到阿雅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当她的母亲终于收到画像后,我们才知道阿雅仅仅是因为吃一颗硬糖被呛到而导致死亡。想象一下,为了自己的女儿能远离战争平安成长而背井离乡,生活在难民营中,却因为一颗原本用来点亮她日子的糖果而永远失去了她。在听到这个故事前,我不知道任何面对过类似悲剧的父母。

所有儿童都不应生活在难民营中,何况在这里夭折。因此,我用阿雅的故事作为这篇文章的结尾,因为她从未见到自己的画像。我想邀请你看一看。如果我有这幅画像足够多的复本,我会给所有张开双臂欢迎难民的人和那些不欢迎的人每人一张,我希望全世界都能看到她。我希望每一位父母都能够通过她看到自己深爱的孩子。

在持续六年之后,我们仍然未能阻止战争,但我们可以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一起,帮助尽量多的儿童。让我们马上行动起来,为了阿雅,也为了每一个不可替代的儿童。

本 · 舒马赫在2004年以威斯康星大学研究生的身份发起了“记忆项目”,并在此后成为了他的全职工作。

 

请留言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须填写的内容标有“必须填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