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心中的欺凌天性

就在我提问的同时,一股紧张的气氛弥漫左右。“你为何认为你们当中的有些人能够在这场博弈中脱颖而出?”大家个个相视无言,表情紧张不安。一个大约14岁的男孩最终打破沉默:“他们欺负我!他们结成一伙欺负我!”

尽管这个男孩并未输掉比赛,但也将近垫底儿了。输掉比赛的一个女孩说:“我觉得自己输掉比赛的主要原因是我更多地‘攻击’其他人,但我也觉得遭到了其他人的背叛。”

由马来西亚电信运营商Digi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共同组织的为期两天半的网络安全训练营(面向12至16岁青少年宣传网络欺凌、网络诱拐和网络安全)首日活动结束。该训练营是Digi宣传倡导活动的一部分,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则大力推广数字公民和网络安全,鼓励青少年利用数字技术促进个人和社会发展。

几个女孩坐在地板上聊天
Digi/2016/AuQianZheng努力加强P2P能力建设,成为未来数字公民领袖。

大多数马来西亚青少年和年轻人都可以接触到网络。马来西亚的“数字原生代”(至少活跃于互联网五年的15至24岁青少年)比例位居全球第四。尽管网络极易触及,并被大众所熟悉,Digi的一项调查显示,77%的儿童仍然认为网络欺凌并非大问题,其带来的伤害也远不及现实生活中的欺凌。这就是说,组织更多关于网络安全的浸入式体验课程在目前恰逢时机。

欺凌的温床

为了向青少年展示欺凌与被欺凌是多么的易如反掌,他们被要求与所在团队中的其他成员通过游戏切身体验。惩罚方式则是在社交媒体上羞辱“失败者”。

我所负责的团队已经花费一整天时间对阵其他团队,然后开始两两对垒。尽管在这一天里,他们学到了不少关于欺凌的经验教训,但仍不可避免地互相攻击,其反应表现出他们并不好受。

从游戏中可以看出,现实生活中的欺凌与网络上的欺凌并无不同。两者均表现为不受社会认可、饱受同伴压力,以及舍弃“最弱一环”。2015年,Digi在一项研究中发现,同伴压力与网络欺凌之间存在着很大的相关性。

寻求应对之策

许多人都会问:我们能做些什么?如果本能促使彼此成为敌人,我们应当如何应对?

在12个参赛团队中,有两个团队的处理方式是:没有失败者。作为一个团队,他们决定不牺牲任何人,同时遵守规则,以确保每个人在最后获得相同分数。

有志者事竟成。事实证明:如果悉心寻求,定能找到最佳方式。

每个人心中的欺凌天性?

青少年通过游戏认识到,纵使多次明知欺凌不对,在某些情况下,欺凌倾向仍然十分强烈,并在暗中滋生,即使受过教育和具有相关意识,也往往无法察觉。

结果就是,我们都有可能成为欺凌者,并在最不经意时受到欺凌。只有当我们铭记,要像在现实生活中一样对待所有网络行为时,才有可能创造出一个安全的网络环境。区别就在于如何以希望别人对待我们的方式对待别人。

“作为年轻人,我们应当注意自己在网络上的一言一行。有的时候,人们可能无意识地表现出卑劣。”一个14岁女孩在Digi网络安全视频中说道,“上网时对自己感到自信无疑是没错的,但同样重要的是请记住,屏幕背后存在的是一个人。如果有人对着屏幕背后的你说出一些粗鲁之词,你又会作何感想?”

作者黛安娜·沙伊(Diana Chai)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马来西亚办事处的数字新闻官员。

请留言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须填写的内容标有“必须填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