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及东亚和太平洋地区的计划免疫服务

20年前的第一次工作任务对我来说仍记忆犹新,那时我负责跟踪报道中国边远村庄一名两岁的脊髓灰质炎患者。 一踏进屋子,眼前的场景让我感到震惊。我发现不仅这个男孩不能行走,连他的父母也不能行走。 他们都是脊髓灰质炎的幸存者。

当我见到他的母亲只有胳膊能动,而父亲仅靠同一侧的胳膊和腿“行走”时,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我无法忘记那悲惨的场景。 从那一刻起,从事免疫工作便成为我毕生的职责。

如今,东亚和太平洋地区的儿童远离了脊髓灰质炎的侵扰,这种疾病也在许多地区成为往事。 今年是扩大免疫计划(EPI)实施40周年。 该计划自1974年实施起,已在全球取得了重大进展。

原本可能因缺乏计划免疫服务而失去健康或生命的数百万人却因这个计划过上健康幸福的生活。最近几十年,许多国家政府将扩大免疫计划视为最大的公共卫生成就之一。

任重道远

但我们不能忘记仍有许多儿童尚未获得计划免疫服务。 2012年,全球有2100万名婴儿未接种麻疹疫苗。 拥有未接种麻疹疫苗儿童人数最多的十个国家当中,有两个国家位于亚太地区: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它们分别位于第四位和第七位。

即使已将接种疫苗纳入国家免疫计划,最偏远农村地区的卫生机构或社区也并不总能顺利获得疫苗。 此外,虽然疫苗能够完全预防一些疾病,如脊髓灰质炎和麻疹,但诸如肺炎和腹泻等疾病却无法仅通过疫苗来完全预防。

2012年,2100万儿童未接种麻疹疫苗。其中三分之二生活在印度、尼日利亚、埃塞俄比亚,印度尼西亚,巴基斯坦和刚果民主共和国。
2012年,2100万儿童未接种麻疹疫苗。其中三分之二生活在印度、尼日利亚、埃塞俄比亚,印度尼西亚,巴基斯坦和刚果民主共和国。

近些年,我曾走访过许多弱势群体,包括位于城市的贫民窟、贫穷农村、偏远山区以及孤岛的人群。 有时感觉就像是又回到了20年前,我站在那个患有脊髓灰质炎的两岁男孩面前一样。

在某些国家,仍可见到儿童感染疫苗可预防的疾病,如百日咳、麻疹甚至是白喉。 有些甚至死于严重肺炎和腹泻。 接种疫苗可以防止许多类似的悲剧发生。 但在某些情况下,甚至可能只有在国家或区域层面上才能获得拯救生命的疫苗。

这些未接种疫苗的儿童正急切盼望能如期接受所需的服务。 偏远地区或偏远社区的卫生工作者们也在焦急等待充足的支援,帮助他们服务于儿童。
中国有句名言“行百里者半九十”。 事情的最后一部分往往最难完成,需要更大的努力和更多的资源支持。

但许多发展组织却正撤离这一区域。 因为他们只看到那些国家经济发展繁荣,却忽视了在获得诸如计划免疫等基本卫生保健服务方面日益扩大的贫富差距。

事实上,在该地区,许多欠发达区域的免疫计划缺乏充足资源,很难将服务惠及那些最难以到达的社区和儿童。

在柬埔寨,一名小女孩刚接种了麻疹疫苗。
© UNICEF EAPRO/Xiaojun Wang在柬埔寨,一名小女孩刚接种了麻疹疫苗。

共同的责任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优先促进基本卫生保健服务的均衡性。 为减少计划免疫中的不公平分配现象,我们与整个亚太地区合作,开发并实施有效的战略措施,以保证计划免疫服务能够深入每个社区和家庭,惠及最难以到达的区域和人群。

深入每个社区并保持工作成果不仅需要政治领导人更强力的承诺以及社区更加积极地参与。 还需要政府和发展伙伴提供更多的资源,使那些最为弱势的群体和家庭更易获得扩大的卫生服务并给予更多的信赖。

作为亚太地区计划免疫领导机构之一,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坚持不懈地努力,让每个儿童都能接种拯救生命的疫苗。我们将在最后关头更加努力的冲刺,坚定履行对剩下的每位儿童的承诺。

在过去的十年里,世界发生了巨变。 很多地方都新修了道路,手机也走进千家万户,甚至是非常偏远地区。 但在不同地域和国家,计划免疫服务范围与每位儿童接种目标仍有很大的差距。

事实不应如此。无论他们生活在何处或他们是谁,阳光都应普照每个儿童。 无论我们是谁、身在何处,让这些未接种的儿童获得计划免疫服务都是我们共同的责任。

作者:王晓军,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东亚和太平洋地区的免疫专家

请留言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须填写的内容标有“必须填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