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时代的家长们所面临的职责挑战

越来越多的儿童开始使用互联网,并且大多时候都是通过手机上网。许多家长认为自己的能力、角色和权威受到了挑战。而互联网还是知识和交往的重要来源,这些又恰恰是家长有时无法给予的。对此,我们应当如何应对呢?

数字教育鸿沟

在高收入国家进行的研究表明,家长在儿童成长过程中采取的限制性教育方式(比如禁止孩子使用互联网或在出现问题时责备孩子)正在发生转变。越来越多的家长开始采取启发性教育方式,比如与孩子分享自己的上网经历,以及指导他们使用隐私设置、咨询服务和对在线内容与行为进行批判性评价。促成这种转变的因素不仅包括家长自身在使用数字媒体过程中所获得的经历和知识,还有多年来政府和儿童福利组织等多方利益相关者为提高家长意识和鼓励家长参与所付出的努力。

同侪倡导者通过电话与朋友进行交流
© UNICEF/UN0147080/Shehzad Noorani在肯尼亚基苏木的尼亚兰大地区,同侪倡导者通过电话与朋友进行交流。他们所属的“Sauti Skika”组织由青年人管理运营,并服务于青少年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以确保他们的心声被公众所倾听。

在中低收入国家,家长似乎更倾向于采取限制性教育方式。造成这一现象的部分原因是,在这些国家的文化中,教育方式通常更加专制(尤其针对女儿);还有部分原因则是支持性资源的缺失,感到焦虑的家长们认为只有通过限制孩子的行为才能保护他们。除此之外,在广泛的公众争辩中,尚未形成将儿童视作积极公民和数字公民的意识也是原因之一。

特别是在发展中国家,许多孩子是由亲戚,通常是祖父母抚养的。例如:在非洲、一小部分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区国家里,许多孩子仅与父母一方生活,甚至不与父母一起生活。而移民、疾病、父母早亡等因素往往意味着家长和看护者很少有资源和时间用来培养孩子的数字技能。学校里同样面临着重重困难:在最不发达国家,学校的入学率很低,学生/教师比例很高,拥挤的教室和缺乏培训的教师司空见惯。由此似乎可以得出结论,在许多国家,孩子的生活中缺少一个持支持态度且明理的成年人来教给他们如何安全地使用互联网,或者在他们需要的时候提供帮助。

……在广泛的公众争辩中,尚未形成将儿童视作积极公民和数字公民的意识。

最新研究结果

了解家长和儿童在数字世界所面临的真正限制是寻求有效解决措施的第一步,只有这样才能让其在最大程度上获得机会的同时将风险降到最低。作为“全球儿童在线”研究项目的一部分,我们正在追踪数字时代的家长和儿童的行为和经历。该项目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因诺琴蒂研究中心、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和“欧盟儿童在线”与来自世界各地的研究人员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国家办事处的工作人员合作开展的一项跨国研究。研究目的是在儿童权利框架的指导下,寻找切实的证据来引发各个国家针对儿童使用互联网的讨论和为政策实践提供参考。

© UNICEF/UN0139548/Gilbertson V2017年10月16日,在摩尔多瓦首都基希讷乌郊外的博鲁贝尼村,17岁的加布里埃拉·加比·弗兰德(图左)在养母塔蒂亚娜·格里宾西(图右)家里与她在国外工作的亲生母亲通话。

除了询问儿童在互联网上做些什么、频率和时间、掌握了哪些技能,以及面临着哪些危险以外,我们还试图了解如果在互联网上遇到不好的事情,他们通常会向哪些人寻求帮助。来自七个国家的大部分孩子首先会选择朋友,其次是家长,很少有人选择教师和其他专业人士。对于家长来说,这是一个积极的信号。尽管在保加利亚、黑山共和国和南非进行的研究显示,家长的数字技能水平仅相当于14岁儿童的水平。似乎更重要的原因是,孩子相信父母有为自己给予支持和指导的能力。

值得注意的是,与其他国家和地区相比,来自欧洲国家的儿童在互联网上遇到不好的事情时,更愿意告诉他们的父母。这也许反映出欧洲家长通常采取启发性教育方式,而非限制性教育方式所取得的成果。可以明显看出,南半球的家长们需要在支持和指导方面更多地投入。更令人担忧的是孩子很明显对教师和专业人士缺乏信任。这让我们不禁想要知道,是否他们的存在没能达到我们所期望的水平,以及孩子对这些专业人士能够为其提供正确建议是否有信心。

注释:除了阿根廷的儿童是在13-17岁年龄段以外,其他国家的儿童都在9-17岁年龄段。塞尔维亚和菲律宾开展的是小规模的试点调查;南非采用的是便利抽样;其他所有国家的样本都具有全国代表性。关于更多方法细节,敬请参阅:www.globalkidsonline.net/results

如何为家长帮助孩子提供支持?

如果家长保护孩子的主要方式仅是限制权限,那么它可能在保护孩子的安全方面是有效的,但代价却是孩子无法通过互联网获得机会。限制性措施有可能毁掉培养孩子数字技能的机会,而这些缺失的能力恰恰可以帮助其更好地应对和处理危险。我们能给家长哪些建议?身处数字时代的他们需要扮演何种角色?他们需要具备哪些能力?我们在技术大爆炸之前所采用的教育原则和实践如今是否仍然适用?

2007年,世界卫生组织制定了用来衡量家长角色和教育方式为青少年成长带来积极影响的关键指标的框架:

  • 亲子关系(父母与孩子之间建立积极稳定的情感纽带);
  • 行为控制(在信任的基础上对孩子的行为进行监管和指导);
  • 将孩子看作独立的个体并给予尊重,特别是青少年;
  • 做出良好的行为示范(孩子会识别和模仿家长的行为);
  • 物质供养和身心保护(来自家长和社区)。

10年过去了,这一框架在数字时代仍然适用。以做出良好的行为示范为例:如果家长都拿着手机或平板电脑不肯放下,孩子怎么可能不效仿这种行为?如果家长采用限制性的介入和审查方式,尊重又能从何谈起?理想的情况是,在面临关于儿童使用互联网的挑战时,家长在积极教育的原则下,能够自信地利用其个人和文化资源。同样理想的情况还包括,即使由于担心可能造成伤害而想要阻止或限制孩子的行为时,他们也能意识到孩子的某些行为可能对其现在和未来的发展非常重要,比如学习、获取信息、工作和参与社区活动等。因此必须寻求平衡,尽管这确实很难,因为它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儿童和他们所成长的特定环境。

随着互联网越来越被人们所熟知,并成为人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家长们也慢慢成为了网络原住民。为了自身和孩子,他们也会想要更多地了解互联网,以及它究竟能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些什么。因此重要的是,无论是政府、学校和社区,还是整个互联网行业,所有利益相关者都应当给予家长更多的支持,从而让他们在数字时代更好地帮助孩子的学习和成长。

本文最初发表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行动证据”博客。

请留言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须填写的内容标有“必须填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