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有超能力的超级母乳

我的两个儿子,七岁的阿布西亚和四岁的阿拉姆布都是纯母乳喂养到六个月,然后继续母乳喂养到两岁。

当我写下这句话时,一股幸福感和满足感不禁涌上心头。我很幸运能拥有两个健康、聪明和快乐的男孩。我坚定地认为,这与母乳喂养的超能力密不可分。

六个月大的阿拉姆布健康又快乐
六个月大的阿拉姆布健康又快乐。

母乳喂养对我来说充满了挑战,第一次尤其如此。当时的我感到非常沮丧。在长时间自然分娩未果后,我不得不在加德满都的帕坦医院实施紧急剖腹产。由于担心感染,在出生后的24小时,阿布西亚一直被留在新生儿病房。当我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孩子时,我无法马上开始哺乳。尽管在职业生涯中,我曾为很多女性进行过有关母乳喂养的培训,但自己此时却不知道该如何哺乳。我的家人都很担心嗷嗷待哺的他,迫切想要喂他配方奶。这更令我压力倍增。我也不断听到许多有关哺乳的不合逻辑的禁忌和传言,这些在社会上大行其道的传言更是毫无用处。我从未想到,一直在倡导的事情轮到自己身上时会变得如此艰难。从分娩中恢复过来后却无法亲自照顾自己的孩子,这令我感到非常无助。这种情形持续了一个星期。

我的母乳喂养决心仍然强烈,并决定寻求帮助。我真诚地请求医院的高级儿科医生帮助我。他来到我所在的病房,冷静地告诉我的家人:“母亲的乳汁是在大脑中分泌的。母亲需要鼓励,同时放松身心,还要把孩子一直放在母亲的乳房上,乳汁就会随之分泌。”医生还确保医院的哺乳顾问经常来探望我和指导我如何哺乳。

我富有理性的丈夫同样给予我坚定的支持。在怀孕期间,我与他分享了有关母乳喂养的“三个尽量” (尽量早、尽量纯和尽量久) 原则。第一次做父亲的他虽说缺乏信心,但他知道必须努力改善这种状况。在分娩后的第七个晚上,他为我创造了安静放松的环境,我们再次尝试进行母乳喂养。半个小时后,我感受到了异常的拖拽感,我们突然发现,孩子开始吮吸了!随着他的吮吸,我开始分泌乳汁。

六个月大的阿布西亚健康又快乐
六个月大的阿布西亚健康又快乐。

从那时起,阿布西亚一直纯母乳喂养到六个月,然后继续母乳喂养到两岁。在我第二次为小儿子阿拉姆布哺乳时,母乳喂养变得简单了许多。每一次,来自我丈夫的坚定支持都起到了极大作用,他帮助劝说周围那些认为母乳喂养在前六个月并不够的人。我还要感谢我的上司,感谢他们理解母乳喂养的重要性,并为我提供所需要的支持。

回首这一切,我对母乳喂养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的确,它不只是女性一个人的责任。即使像我这样具有相对优势和能力的营养师,仍然无法一个人完成这一切。除了营养均衡的饮食和良好的休息外,哺乳母亲还需要来自周围人更多的支持和鼓励,包括医疗工作者、家人、朋友、雇主和同事。在制度创造的良好环境下,全世界母亲们的母乳喂养之旅将更加轻松。毕竟,母乳喂养是促进一个国家经济发展的明智投资!

索菲亚 · 乌普雷蒂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尼泊尔办事处的营养官员。

请留言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须填写的内容标有“必须填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