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生素:从无药可用到过度使用

耐药性(抗生素丧失药效)问题变得越发严重,并已成为全球医疗议程的一个显著议题。它给全球抗击疾病工作带来了巨大威胁,致使自一个世纪前发明青霉素以来我们曾经使用过的重多抗感染药物失去效力。

然而,就在全世界都在担心抗生素的耐药性和过度使用时,许多低收入国家儿童却相继死于很容易就被这些药物治愈的疾病。因此,对于许多人来说,问题并非抗生素的耐药性或过度使用,而是相反的境遇——这些药物的缺乏导致每年有数百万人死亡。

简而言之,许多需要抗生素的人无药可用,而另一些人却在不需要使用抗生素时过度用药。问题的关键在于,在那些医疗体系薄弱的国家,许多人无法得到抗生素,而这些人的数量要比那些对药物具有耐药性的人多得多。

本周,我来到坦桑尼亚。在这里,社区医疗人员不允许给病人开具抗生素治疗肺炎。结果就是,为人父母者不得不长途跋涉寻求医生的帮助,而这往往延误了病情和治疗时机,尽管肺炎是一种非常容易治疗的疾病。这个例子凸显了通过深入社区层面的医疗系统确保人们能够使用抗生素的重要性。与此同时,马拉维的初级医疗中心却鼓励医疗人员使用抗生素治疗所有患有发烧的儿童,这种方法难免导致过度用药,从而产生耐药性。

点击观看斯蒂夫·彼得森针对抗生素合理使用与过度使用的详细解释。

我们正在设法应对这一双重挑战。我们既必须减少不必要的过度用药,同时还要让需要治疗的病人有更多的机会用药。我们究竟该怎样做呢?在欧洲,我们非常关注药物的受控分销和使用。我们有针对医生处方、药店零售等方面的规定措施。但我们为何不也这样做呢?

原因之一,一些国家面临着巨大挑战,医疗体系薄弱,大多数人没有机会看病。即使是在医疗中心,药物也会时常短缺。为了弥补这一点,私人医疗机构变得非常强大,许多人都去那里购买非处方药。有人又会问,为什么我们不关闭这些私人药房呢?

如果我们关闭药房,最终就会减少人们获得药物的途径,也就可能导致更多人的死亡。那我们到底该怎样做呢?很显然,我们需要让多方参与到医疗体系中来,全面介入整个医疗体系,包括制定激励措施加强自我监管、针对医疗服务消费者进行普及教育,以及通过多种渠道为人们提供抗生素。

综合社区案例管理(ICCM)项目的目标是在医疗机构以外,加强儿童疾病的综合管理,从而让更多儿童得到拯救生命的治疗。这是一种大有希望的方法,它不仅有助于提高医疗质量,同时促进药物的合理使用。让医疗服务消费者和提供者共同参与才是关键,我们应当制定相关的财政激励措施,并以此促进药物的合理使用。

至关重要的是,我们应当记住,药物短缺在贫困国家是比耐药性更大的问题,这就需要我们通过全面干预加强医疗体系。随着各国开始着手制定减少抗生素耐药性的“国家行动计划”,我们应当在解决过度用药的同时,确保人们有药可用。开发新型抗生素并不够,这就好比:除非有路能开,否则有了新车也无济于事。我们需要医疗体系能够在微观层面和国家层面都能把抗生素带给需要的人。有了诸如综合社区案例管理项目这样的机制,再加上一线医疗人员的力量,我们就能获得“双重效应”,即在提高医疗质量的同时,促进药物的合理使用,最终改善整个社会的健康状况。

作者斯特凡·斯沃林·彼得森(Stefan Swartling Peterson)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纽约总部的卫生保健项目主任。他是瑞典乌普萨拉大学的全球卫生专业教授,此前任职于卡罗林斯卡医学院的全球卫生部门。他一直担任乌干达马凯雷雷大学的客座教授,同时还是瑞典无国界医生组织的联合创始人。他曾在坦桑尼亚和乌干达从事大量实地工作。

请留言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须填写的内容标有“必须填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