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今天,获益明天

今天上班的时候我不禁注意到了一个日常场景。在校门关闭之前,家长们急忙地将孩子送到学校。黄色的校车停了下来,大一点的学生纷纷下车,他们中的大多数都很兴奋,一部分有点不情愿,并把他们的书包放在楼梯下。上班族急着加入纽约地铁的人潮中,其他人则在自行车上或小汽车里一边在拥堵的交通中穿行,一边听着早间新闻。

学习、发展,并最终过上体面生活的普遍目标清晰可见。然而,对于大多数儿童和家庭来说,这却是极易破碎的场景和梦想。

目前,大约2.5亿儿童生活在受到冲突影响的地区,超过五亿儿童生活在发生洪灾高危地区,而气候变化带来的威胁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埃博拉病毒等流行疾病的爆发,进一步摧毁了儿童的生活和未来。

我们应当如何应对这些危机呢?我们如何才能通过努力,将那种常态、机会和希望重新带给这些受到影响的儿童,且不论他们身处何地?

三个背着书包的男孩手拉手走在路上
UNICEF/UN015793/Prinsloo生活在喀麦隆北部米纳沃难民营的儿童放学回家。发生在尼日利亚东北部与博科圣地组织有关的暴力活动已经导致大量平民的流离失所。

当我登上飞往伊斯坦布尔参加世界人道主义峰会的航班时,我真切地希望我们所做的承诺能为危机中的儿童带来更全面、更长期的效果。

在人道主义世界,我们经常谈论紧急情况和发展工作,以及如何完成这些整合起来就能帮助打破危机的恶性循环。但在现实世界中,它又意味着什么?它对于一名不得不逃离家乡以寻求安全的儿童来说意味着什么?或是一名家园被地震摧毁而独自一人呆在避难所的儿童,又或是因恶性疾病的爆发而受困于家中的家庭?

去年,我在黎巴嫩见到了阿亚特,她是一名叙利亚女孩。由于举家逃亡,她已经辍学三年。通过与教育部和当地非政府组织的紧密合作,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当地的办事处帮助增加非正式的教育机会。直接效果是阿亚特参加了一项加速学习计划,如今已经重返学校。她开始在社区里交朋友、建立信任,部分生活渐入正轨。这项计划带给她的长期影响则是她正在学习更好应对持续危机的技能,并最终创造一个更加美好的未来。

作为计划的一部分,同时也为了社区里所有儿童的长远利益,教师经过培训后帮助阿亚特,这也提高了他们的专长。教育部同时意识到可替代教育的作用,其中包括来自家庭的支持,以在全国范围内帮助所有失学儿童重返校园,接受正式教育。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凭借在危机之前、危机期间和危机之后在这些国家的表现,尤其适合支持推行这样的行动。

无独有偶,当我们教育儿童和家庭如何更好地应对自然灾害的时候,我记得一名12岁尼泊尔男孩的故事。他一步步按照在课上学到的知识处理,从而在地震中得以幸存——抱头并蜷缩在桌子下。一条生命得以拯救,对社区的影响得以降低。

将在世界人道主义峰会期间正式启动的“教育刻不容缓”基金将会优先考虑紧急情况下的教育问题。尽管存在重要的短期和长期效益,但人道主义危机中的教育只接收到平均2%的基金。该基金的目标就是在五年内募集将近36.5亿美元,以使1360万儿童享有高质量的教育,它将在我们的人道主义行动和发展的整合工作中扮演重要角色。

我见过许多生活在受到危机影响国家的儿童。他们总是令我大吃一惊,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他们在逆境中的坚强,比如面对障碍和危险仍然坚持上学的决心,这是一种需要我们培养的自然特质。平安上学并在学校度过一天的简单梦想——一个平淡的童年。

下一代不能被他们所生活的危机定义,而应由他们在困境中的表现定义。我们有义务为他们提供追逐梦想的机会,让他们成为医生、教师和工程师,从而拥有更加稳定和美好的未来。

阿芙珊·可汗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应急方案主任。她已在联合国工作25年,并主要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从印度洋地震和海啸到如今受到叙利亚冲突影响的国家,对我们这个时代发生的重大人道主义危机做出响应。

请留言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须填写的内容标有“必须填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