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工作历程:我如何成为人道主义工作者

说我不想加入联合国系统是不真实的。我从小生长在尼泊尔南部平原的希里巴,一直渴望穿过绵延山川,为祖国服务。当时的我刚刚获得学士学位,便恰逢良机。经过笔试和面试,我有幸成为在尼泊尔联合国系统的一份子,成为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宣传实习生。

刚开始时,我像是新生儿一样无知。所幸多亏了我的优秀导师,才开始慢慢习得融入宣传团队所需的技能。2015年4月25日,尼泊尔惨遭一场7.8级大地震袭击时,我已经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度过了七个月。

时至今日,我对此仍然记忆犹新。

那是一个周六正午,起初我还一无所知,因为我从未经历过这样的震动。不一会,我便意识到那是一场大地震。我立即抓住一根柱子,一直到地震停止前,我都死死地抱住它。我看到书从桌子上滑落下来,听到外面人们的尖叫声和三声像是炸裂的声音。满脑子都在想那场灾难的后果,每一秒都过的像一辈子一样漫长。地震一停止,我便光着脚,也没来得及穿衣服就冲出去找我弟弟。当发现他平安无事时,我就泪流不止了。我们同数百人群在户外呆了一整天,又饥又渴。

而后频繁发生余震,有消息称造成了人员伤亡,大批平民逃离加德满都和其他受灾地区,让我心惊肉跳。我决心返回家中,还没等我开口告知我的导师,她就请我加入应急工作,我便决定回到办公室。途中,我看到了奇怪的场面:加德满都竟然十分安静,往日的交通也停止了。店铺关门,看起来荒凉极了。

然而,办公室里却忙碌不休,出现了很多新的面孔,我们工作的地方顿时挤满了应急团队。一整天都是关于展开救援工作的会议和咨询。周围人的积极性触动了我,我决心尽最大努力,为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救援和应急工作出力,救助受到地震影响的人们。

后来的一些天,我陪同来访者走访受震灾区,他们来自世界各地,高度关心当地妇女儿童的需求。我为他们提供翻译服务,帮助收集事件、照片和摄影,并处理他们到访受灾地区的后勤事务。我有幸与各国的媒体工作者共事,了解他们及其文化,而通过他们的眼睛,我也更加了解我的祖国。与他们一起工作,通过观察他们的工作,我也学习了摄影、采访的技能,以及应对妇女儿童各种情况的处理方式。

我开始了解人道主义工作的艰辛,自然本身造成灾害的过程,山区地形的不便和天气的变化多端,时而是季风雨,同时时而炎热,时而寒冷。

平生的第一次,我行走在各处,获得一些经历,这我从未想到。到处都有人为震中逝去的人们默哀,人们饥渴交加,身体受伤,医药匮乏。许多国家立即展开了救援工作,向当地输送救援物资。而在意识到救援规模需求极大时,我们的地面工作立即增加了协同工作。

我看到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尽快尽力发挥其资源,迅速对灾情做出反应,并成立了“儿童友好空间”,为儿童提供安全的环境,为孕妇和哺乳期妇女建立避难所,并支付其生活、饮食和医疗费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还帮助建立边境检查站,打击人口贩运,并为弱势群体提供现金补助。所有的这些事情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对灾区做出的贡献,都让我骄傲不已。尽管那场地震给这个国家带来了深重灾难,但却也是个起点,我们会从这场灾难中有所收获,也能与其他国家的人们共同经历、分享知识。

桑吉夫 · 辛格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尼泊尔办事处的联络顾问。

 

 

请留言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须填写的内容标有“必须填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