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需要谈一谈气旋问题

太平洋存在着某些严重问题。

数据说明了一切;根据记录,1970年至今,发生在赤道以南的5级气旋有11次;而其中有2次就发生在过去12个月。2015年,太平洋上还同时见证了3个4级气旋的产生。正常太平洋气旋季节是每年11月到次年4月间,而如今气旋的形成时间正偏离这一正常期间;光是在2015年,这种类别的气旋就有5个;这一趋势让人深感担忧。最后,同样严重的一个问题是,赤道附近的太平洋国家,像基里巴斯,在正常情况下可免受这类风暴侵扰,但是最近几次报道却显示,在其周边区域有气旋形成。

很显然,作为世界上10个最易受害的国家所在地,太平洋已经成为一个更容易受灾害影响的区域。

2016年3月13日星期天,是热带气旋帕姆肆虐基里巴斯、图瓦卢、所罗门群岛以及瓦努阿图的一周年纪念日。帕姆是一个破坏性极强的5级气旋,在瓦努阿图登陆,让该国三分之二的人口受到影响。斐济经历了有史以来登陆的第二大风暴(仅次于菲律宾的超强台风海燕)袭击,之后不到12个月,开始趋向恢复。该国百分之四十的人口(估计350,000人)受到直接影响。

对于气候变化与气旋总数量之间的关系,科学家们尚无定论,然而,大多数人认为,气候变化导致了强烈热带气旋数量的增加。简言之,我们所将经历的热带气旋,其破坏力将越来越强。在厄尔尼诺年,由循环气候现象所形成的温暖海域为更强烈、持续时间更长的气旋提供了形成与大范围肆虐的绝佳场地。

Vanuatu-Cyclone Pam -One-year-on 4

以斐济为例,温斯顿强烈气旋在2月7日以一个热带扰动开始形成,前后26天才消散,所过之处,留下了一片片狼藉。在这段时间里,它首先以较低强度经过斐济,然后轻创汤加,最后再来了个U形大转弯,以一个5级强烈气旋直奔斐济,以每小时185英里的剧烈高峰持续风暴袭击该岛国。该群岛正撞在风口上,毫无幸免于难的机会。

自从这一热带气旋袭击之后,我们遇到无数的家庭,都说他们完全不知道5级气旋是什么意思。许多村庄已经被夷为平地。只能凭借从水泥或木头地基以及散落四处的残骸,才能判断这里曾经有过房子、学校与医疗中心。对于已经失去一切的儿童与家庭,这一场风暴对他们生活的影响是无法估量的。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日以继夜地为斐济政府提供支持,为受影响社区提供直接救济——随着该国开始进入漫长的恢复阶段,我们将继续提供帮助。

尽管气旋帕姆袭击瓦努阿图已经过去了一年,儿童们与他们的家庭现在谈起这场风暴,声音中仍然带着恐惧。一年时间已经过去,但是那令人战栗的周末,让人记忆犹新,创伤依然历历在目。在两个国家里,各社区都尽最大努力地恢复、清理,力图恢复到常态。毫无疑问,瓦努阿图居民会告诉斐济居民,在面对似乎不可克服的问题时,我们需要的是时间、努力、耐心与力量。

这对太平洋各国意义着什么?

“新常态”这一表述听上去像是陈腔滥调——但是在太平洋各国,它确实反映了现实。如今,太平洋各国需要为一切可能发生的事情——包括受到5级气旋直接袭击的可能——做计划、做准备。这样做具有巨大的意义。我们需要为考虑一切:从我们建设家园、学校、医疗设施以及诸如供水、能源供应等其他基础设施的方式,到各家庭为他们自己、他们的庄稼以及他们的生计做准备的方式。原来用作疏散中心的建筑,可能已经不能满足如今的需求;社区中心需要兼具疏散中心这一特定用途,能够为人数激增时提供服务。

太平洋各国的每一位大人与儿童都需要知道在灾害袭击之前、之中与之后,自己应如何应对。每当艰难时刻,太平洋岛民们都极具恢复能力,但新常态要求岛民们在计划、备灾、情绪控制能力等方面都要达到新的水平。

作为最易受突发事件影响的,同时也作为能够为将来构建更具韧性的社区做贡献的一群人,太平洋各国的儿童们必须也成为这些对话中的关键一部分。当灾害降临,儿童们的生活永远地被改变了。死亡、伤痛、疾病以及最基本人权的丧失等等可在瞬间发生;学业终止,家庭收入不翼而飞,希望与梦想都被冲走。当气候变化,导致海平面上升、旱灾延长、风暴加剧,那些最无需为这些层出不穷的环境灾难承担责任的人,却承受着这些由气候变化所带来的恶果。

我们必须倾听来自儿童与社区的声音,积极协助他们准备应对灾害。只有每一个人都理解警告的意义并据此采取相应的行动时,建立一个气旋预警系统才有意义。

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我们正投资推进以学校为基础的备灾工作,以让儿童们在最开始就为应对突发情况而做好准备;就好像学习刷牙洗手一样,儿童们必须认识在应对突发情况时所应采取的简单行动,从而让儿童们整体上变得更具韧性。

我们定期支持由政府牵头的、利用手机与传统社区对话等方式进行的评估与社区反馈系统。这也可为现存警报系统提供补充。现存警报系统用于向儿童们与社区发出灾害即将发生的警报、提醒自我保护所需采取的措施以及进行实时监控与报告。

我们必须吸取过去的教训。例如,我们知道,平均而言,灾难中遇难妇女与女孩的数量要多于男子。2009年汤加海啸遇难者中,百分之七十是妇女。残疾人、长者、儿童、偏远社区居民以及其他由于其社会地位而易受灾害影响的群体,受到灾害影响程度超出平均比例与正常水平。这些群体通常是最为远离救济的一群,人们在备灾或重建规划中很少征询他们的意见。如果我们真正想帮助那些受灾最深的人,那么需要将这些群体优先处理,并以实际而有意义的方式给予支持。

最后一点,也是同样重要的一点,我们必须记住,气候变化事关我们的后代与社区,对这一问题采取拖延态度,并不可取。

气候变化的不会停下来。自然灾害不会等待。基里巴斯是世界上受气候变化影响最深的国家之一,其前任总统艾诺特·汤曾说:“按照我们现在的步伐,我们要为子孙后代保留我们现在所享有的一切,似乎不可能。”我们现在必须行动起来,保护儿童,保护我们的后代。

面对气候变化而无动于衷,太平洋各国每天都能感受到这种态度所带来的后果。2016年2月12日,斐济成为全球首个正式批准《巴黎气候协定》的国家,承诺寻求再生能源资源、将总体碳排放量降低30%。八天后,温斯顿气旋袭来。

那些居住在太平洋地区之外的人,可能很难体会到气候变化以及其他自然灾害所导致的事实结果。然而,对于太平洋各国的儿童们,这是今天——也是明天的——的事实。

太平洋地区正带头采取行动,减少气候变化的影响。政策变了。投资于抗气候变化农作物、改善水供应与处理方法、由社区引导的缓解工作等等这些,都是应对气候变化这一大拼图的组成部分。在备灾与灾害响应方面的努力也是如此。正如太平洋地区向其他地区寻求专业知识与指导一样,世界的其他地区有许多方面都需要向太平洋地区学习。毕竟,在某些情况下,我们都有可能是专家。

无论你是否居住在太平洋地区,在每天减少气候变化影响的行动中,在采取简单措施更好地武装自己、武装社区应对突发情况方面,我们都扮演着有意义的角色。我们今天为了预防与减少气候变化与太平洋地区自然灾害所采取的每一步,都是为所有人创造一个更安全、更具韧性的未来所作的一项投资。我们已经做了许多工作,但我们要鞭策自己更加努力,我们的儿童还得依靠我们。

凯伦·阿兰博士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太平洋地区的代表。

请留言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须填写的内容标有“必须填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