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恶从善:遏制校园暴力

据报道,在全球13至15岁的学生中,每两人中就有一个是校园欺凌的受害者。

我的学校也一样。

我的学校在马来西亚沙巴州亚庇,靠近臭名昭彰的贫民区。这里以强盗、欺凌和故意破坏行为横行而闻名。过去,人们总是看不起我们学校的学生,认为我们不会有好的未来。

现在,我可以自豪地说,这种情况已成过去。

我们学校的学生以往表现不好,性格好斗。这并不是因为我们是坏人,而是因为我们经常被当作无关紧要的人,好像我们做什么都不会有意义。

但有一天,事情发生了变化。老师们开始对我们好了。这不是一次性的,而是每天如此。慢慢地,这些小小的善举开始让我们感到自己更有价值,更受尊重。有人在学校门口迎接我们,向我们致意,这让我们有了归属感。我们也有机会向他人展示善意。

这就是转变的开始。

一个青年俯身斜靠在两名女同事肩上
© UNICEF/Malaysia/Hearfield来自马来西亚的赛义夫·伊赫万·宾·穆萨(Saiful Ikhwan bin Musa)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两名同事于2018年12月在南非约翰内斯堡共同起草#终结暴力#《青年宣言》。

我们是这样做的;我们寻找遏制暴力和促进友善的方法。我们开展各种活动,例如:通过“情景表演”展示暴力如何影响他人;“跑步捡垃圾”,一边跑步一边捡垃圾,对环境展示善意;通过壁报向食堂工作人员表达感谢;在学生到校时问候他们。我们不仅收到了善意,我们还想与他人分享。

今天,我们SMK SANZAC学校的面貌已经焕然一新。学生的学习成绩以及与老师和管理人员的关系都得到改善,我们也因此赢得了良好的声誉。我们学校还参加了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支持的全国#StandTogether团结友爱活动。我们甚至还赢得了比赛,被评为马来西亚最具善意的学校!

我们的成功之道在于全员参与。校长本可以采用体罚来对付那些欺凌者,但她却没有这样做。相反,她带领学校管理人员、教师和学生共同遏制暴力,而不是诉诸暴力!

向全球传播善意

11月底,我前往一万公里外的南非约翰内斯堡,出席非洲青年发展峰会。我代表马来西亚起草全球#终结暴力#《青年宣言》,呼吁世界各国领导人采取行动,反对校园暴力。

这是我从小到大最远的一次旅行,一开始我很紧张。担心自己的英语不够好,没人能听懂我的话。结果我发现,这些不过是杞人忧天。大家都很友好,兴致勃勃地在峰会上分享各自的经历。我们在目标上团结一致,这就是:为了子孙后代让世界变得更美好。

我也分享了自己的想法,告诉大家,为了让世界更安全,我们学校都采取了哪些举措。我们一致同意,我们的口号是:“人人都有责任释放善意。”

坐在桌旁的一个青年竖起大拇指
© UNICEF/Malaysia/Hearfield伊赫万说:“终结校园暴力对我来说很重要,因为欺凌在每个国家都存在,在世界上无处不在。欺凌有多种形式:精神上的、情感上的、身体上的、网络上的。我发现,每年都有很多学生遭受欺凌。我致力于终结暴力,因为我们生而为人,就要彼此努力让世界变得更美好。”

用善意终结暴力

在南非期间,我们参观了曼德拉故居和博物馆,了解了反种族隔离和争取自由的斗争。我认识到,要终结暴力,就必须要有和解机会,而这只能通过善意实现。

欺凌与暴力类似。我们应该帮助受害者,我们不应责怪他们,而是要支持和鼓励他们。我们不应因为学生过去的欺凌行为而责怪他们。我们应当给他们第二次机会,而不是把他们赶出学校。

我致力于终结暴力,因为我们生而为人,就要彼此努力让世界变得更美好。

我希望,青少年不要害怕为自己发声疾呼,因为世界需要听到我们的声音。我们有责任让世界在未来变得更美好。所以,请发声疾呼,善待他人,微笑面对世界,在他人需要的时候伸出援手。善意是富有感染力的,善意始于我们自己。

从我开始。如果这样做在我们学校行得通,在其他地方也会同样如此。

作者赛义夫·伊赫万(Sailful Ikhwan)今年19岁,他刚刚高中毕业,目前是献血协会的志愿者。他爱好体育活动,但不喜欢有人在其中冲撞他人。

请留言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须填写的内容标有“必须填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