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萨巴重返学校

2014年,当我第一次见到萨巴时,她还是一个害羞的11岁女孩。可短短的人生中,她已经被迫多次移居他处。

在叙利亚阿勒颇北部农村地区的一个小村庄,暴力冲突时有发生,萨巴和家人被迫逃离家园。三年时间里,他们投靠不同的亲戚,颠沛流离,直到最后成为我们的邻居。

而正是因为这个交叉点,我与萨巴的生活才发生了改变。

新的起点

在叙利亚,欢迎新邻居是司空见惯的事。在萨巴搬来后不久,我就与母亲和邻居一起去欢迎他们的到来。当我第一次见到萨巴时,她站在母亲身边,低头看着地面。

青年妇女和女孩坐在板凳上交谈
© UNICEF/Syria 2016/Mardini 阿萨拉与萨巴在自家房前的老地方交谈。

作为一名教育活动志愿者,我与那些孩子被迫辍学的流离失所家庭建立了密切合作。通过提高认识谈话、登门拜访和娱乐活动,我与其他40名志愿者一起说服父母们将自己的孩子送回学校上学。

我首先要想知道的是,萨巴和她七岁的弟弟是否都曾接受过任何形式的教育。

“他们做梦都想回到学校上学,但却已经辍学两年多了。”他们的母亲告诉我。

教育的重要性前所未有

萨巴和弟弟在新闻里亲眼看到自己的家园被毁。他们看到了作为孩子永远不应看到的东西,并几乎每天都要面对暴力和死亡。

重返学校不仅是萨巴的梦想,也是他们在战乱中恢复一点正常生活的唯一途径。

我决心为这些孩子做些积极的事。我开始每天都去他们家里,为他们补习英语、阿拉伯语、数学和科学,确保他们能够跟上同龄人的进度。我陪着这家人找出所有必要文件,让孩子们在最近的学校入学。经过考试后,他们分别进入五年级和一年级就读。

对于能够重返学校上学,两个孩子高兴极了,但挣扎并没有结束。

仅仅几天后,学校所在地区就遭到迫击炮的袭击。孩子们的母亲和我知道,他们处于危险中,但在持续炮击中,我们无法离开家。

无能为力

这是我人生中最糟糕的时刻。是我费尽周折安排两个孩子回到学校上学,也是我尽力缓解他们母亲的担忧。我理所应当为他们的平安健康负责,而当他们的生命处于危险中时,我却无能为力。

那天,萨巴和弟弟躲过了可怕的袭击,平安回到家中,但却惊魂未定。

“就在我们躲进地下室时,房顶开始晃动。”萨巴告诉我说,“我再也不想回学校上学了。”

万幸的是,两个孩子后来决定继续上学,并不让恐惧影响自己的未来。几天后,我们安排他们进入一个相对安全街区的另一所学校学习,继续他们的学业。

两个女孩坐在课桌前
© UNICEF/Syria 2016/Mardini 萨巴正在阿勒颇的阿尔-穆阿利姆·阿尔-阿拉比学校上地理课。

本学年开始时,萨巴在原来的学校升入七年级。

“我希望自己不会再因为战争而换学校或完全辍学。”她说道。

萨巴现在已经13岁了。她仍然生活在阿勒颇这座全世界最危险的城市,并每天勇敢面对各种挑战。有一天,她睡着时,附近发生爆炸,一块窗板正好砸在她的身上。幸运的是,窗户玻璃在之前的爆炸中早就震碎了,她才没有受伤。

看到萨巴在学校每天都有进步,我感到既骄傲又荣幸。我并不想炫耀自己为萨巴所提供的帮助,因为她才是给我的人生带来希望和价值的人。

在叙利亚,有170万像萨巴一样的儿童。我们有责任确保他们接受应有的教育。

作者阿萨拉·斯沃斯(Asalah Sawas)是一名社区外派志愿者,她为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资助的阿勒颇教育活动合作伙伴工作。

请留言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须填写的内容标有“必须填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