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缅甸受性虐待的女孩,保护她们免受艾滋病病毒感染

她要求被称呼为吴怡,并对自己选的这个名字很满意。吴怡并不是这名16岁女孩的真名,她住在离仰光市中心30分钟车程的莱恩塔亚镇。

两年前,吴怡的父亲患上重病,她的生活也从此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作为家中四个孩子的老大,她不得不从学校辍学,从而帮助家里支付各种开销。 最初,她帮母亲在一条繁华的马路旁卖沙拉,但这仍不足以支付她父亲的医疗费以及弟弟妹妹们的学费。

“一个朋友告诉我,提供性服务可以挣到更多的钱。 于是我下定决心开始从事这个职业。”吴怡透露道。 那时她只有14岁。 “那时我一无所知。 我只担心父亲的健康。”她说道。

白天的时候,吴怡继续在母亲的小生意那里帮忙;但是到了晚上,她就开始向成年人提供性服务。 “我坐在茶馆旁边,遇到客户时,我们通常会去附近灌木丛里的棚屋。”她说道。

对吴怡实施性虐待的成年人,侵犯了她作为儿童应有的权利,并将她置于可能感染包括艾滋病在内的性传播疾病的致命危险之中。“我不知道该如何保护自己。 我不知道安全套是什么。”她说道。 结果,只有在成年人要求使用安全套的情况下,她才能获得安全性行为。

大姐姐

一位来自缅甸性工作者网络的性工作者展示如何使用女用安全套。
© UNICEF Myanmar/2015/Mariana Palavra一位来自缅甸性工作者网络的性工作者展示如何使用女用安全套。

缅甸性工作者(SWIM)网络的志愿者在进行每日卫生及预防艾滋病活动的过程中发现了吴怡。

“当我明白我可能感染艾滋病时,心里特别害怕。 我一想到我可能生病,再也不能养家赚钱了,当时就大哭起来。”她回忆道。 在SWIM网络的帮助下,她决定进行检测。 “我犹豫了好一会儿才打开检测报告单。 看到艾滋病病毒呈阴性时,我高兴地哭了。”

在这整个过程中,SWIM网络的志愿者一直支持并陪伴着她。 从那以后,她们每星期都要联络三次。 对像吴怡这样的青少年来说,这些“大姐姐”极大地改变了她们的生活。

“没有任何其他组织向这些处在危险中的女孩提供这种帮助。”SWIM网络的项目经理之一,钦丘温,解释道。 “健康意识可以改变她们的生活。 我们是她们的大姐姐,同时自身也是性工作者,我们能够用更加有效的方式帮助她们。 不带任何批评或偏见。”

SWIM网络在缅甸的10个地区开展工作。 她们提供艾滋病病毒/艾滋病预防课程、法律援助服务、安全套分发、职业培训、小额补助及/或艾滋病病毒检测及咨询。 街边、妓院或SWIM救助中心均提供这些服务,无论在白天或夜晚,女孩和妇女都可以前往咨询。

至少有二十名青少年将中心当作避风港。 对班埃漂(化名)来说,一切都是新的——新的中心,还有最近在一间妓院里开始的新生活。 这个16岁的孤儿大约在四个星期前开始从事性工作,每月有200美元左右的收入。 几天前,“大姐姐”们发现了她。

“对于可能威胁我的生命的性传播疾病,我一无所知。”她承认道。 “我从未要求客户使用安全套,刚好他们都自己要求使用。”

16岁的班埃漂(化名)一个月前开始从事性工作。
©UNICEF Myanmar/2015/Mariana Palavra16岁的班埃漂(化名)一个月前开始从事性工作。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工作

与儿童发生性行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被容许。 根据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并不存在“童妓”一说——所有18岁以下提供性服务的儿童,都属于性虐待的受害者。 在夺走她们童年的同时,还让她们处于感染艾滋病的危险之中。

尽管亚太地区总人口中的艾滋病感染率正在下降,但是青少年中的感染率却在上升。 该地区现约有22万名青少年患有艾滋病,其中7700名左右在缅甸,是受影响最严重的国家之一。

感染艾滋病风险高的青少年群体中,不仅有提供性服务的年轻女孩和男孩,还有与同性发生性行为的男性;注射吸毒者;以及年轻变性者。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现在亚太地区和政府合作,确保政府承担保护青少年健康的责任。

在缅甸,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与国家艾滋病方案(National AIDS Programme)协作,制定并实施政策,允许青少年在无成年人的许可时也可以进行艾滋病病毒检测,并完善艾滋病防治服务。

“鉴于青少年是感染艾滋病的高危群体,并且艾滋病患者的死亡率正在上升,突出了防治艾滋病的全国性政策的重要性。”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缅甸办事处的艾滋病病毒/艾滋病专家帕帕温廷说道。 “我们正帮助政府加强对青少年的保障,确保他们的特定需求得到满足。”

其中一个帮助措施是制作一支MV,以增强对艾滋病风险的认识,并在青少年高危群体内推广艾滋病病毒检测。对卫生服务提供者的青少年咨询培训将很快开始,以提升护理和治疗的水平。 最后,三家医院正在进行患者管理电子系统进行试点,该系统可以协助医疗复诊和提高治疗依从性。

展望未来

吴怡的父亲于一年前去世,但是她仍然在每天夜里提供性服务。 “我遇到这些大姐姐之后,再也不会在没戴安全套的情况下性交了。 我向年纪更小的女孩们解释我了解的关于艾滋病的一切,还有其它性传播疾病。”她说道。 “在家或在家附近的时候,我会告诉孩子们如何保护自己,如何避免陷入妓女这个职业。 我不希望她们过这样的生活,所以我告诉她们这些。”

吴怡也不希望再继续过这种生活了。 她现在正存钱,打算参加缝纫课程。 “我想学习缝纫,这样就可以在家里开个小店了。”她笑容满面地说道。 “我希望别人穿得好看。 我想为弟弟妹妹们做漂亮的衣服,如果可以,我也想为自己做漂亮的衣服。”

作者
玛丽安娜.帕拉芙拉(Mariana Palavra),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缅甸办事处联络专家

请留言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须填写的内容标有“必须填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