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隆迪儿童:持续暴力中的乐观主义

很长时间以来,我对布隆迪的全部了解都停留在《纽约时报》和《卫报》关于布隆迪的新闻标题上,不外乎政治动荡和政变、新闻自由急剧降低、强暴和万人坑、疾病和饥饿。

为了给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布隆迪办事处提供支持,我在布隆迪度过了两周时间,这是我第一次到访一个国家办事处,我以为我会呆在战区。而实际情况是,布隆迪的危机有两个方面:一方面是隐藏在持续暴力下的长期危机,另一方面,这个国家也在缓慢得经历着体系的崩溃。

根据最新公布的人类发展指数,布隆迪是全球最贫困的五个国家之一。自2015年4月爆发政治危机以来,这个极度贫困的国家困境加剧。在本月公布的《全球幸福指数报告》中,布隆迪被评为最不幸福的国家,甚至排在饱受战争之苦的叙利亚和阿富汗之后。政治局势空前紧张,可怕的暴力威胁长期笼罩着这个国家。自去年四月以来,共有4,700例违反人权的报告,涉及杀戮、专制、拘留、极端暴力和强迫失踪。

13岁的罗杰的照片。布琼布拉的这个儿童友好空间帮助他应付他所经历的创伤。
UNICEF Burundi/2016/E. Luthi 13岁的罗杰的照片。布琼布拉的这个儿童友好空间帮助他应付他所经历的创伤。

儿童受到危机的巨大影响:近250名儿童被任意拘留、时常被监禁,还有被成人侵犯。逃往邻国的25万布隆迪人中,有超过半数都是儿童。到目前为止,有26名儿童在暴力中惨遭杀害,成千上万的儿童受伤和经历暴力场面,这必定给他们的未来岁月带来困扰。

目前危机带来的创伤影响深远,遭受影响的远非首都布琼布拉的儿童或者越过边境寻求安全的儿童。受政治局势影响,国际捐助者正在撤回资金。显然,危机带来的影响是长远的。

布隆迪已经严重依赖国外援助,高达80%的社会部门和政府部门要依靠外部援助。由于主要国际捐助者的退出,布隆迪儿童获得适当营养、卫生设施和教育的机会立即遭受影响。布隆迪五岁以下儿童中,有近五分之三都发育不良,国际援助撤出的影响将是灾难性的。

尽管政治危机造成恶劣的政治气候,但我在布隆迪各地遇到的当地年轻人却让我精神为之一振,他们怀着乐观主义精神,决心为了孩子,将布隆迪建设成为一个更美好、更安全、更健康的地方。布隆迪的1070万人口中,儿童占50%以上,他们饱受政治和经济危机的影响。即使在危机发生前,五岁以下儿童也有58%营养不良。食品价格高涨,粮食歉收,儿童有时一天只能进一餐。

但我在工作中遇到的年轻人却令我吃惊不已,他们了解影响儿童的各种问题,全心全意为同事提供支持。

布隆迪全国儿童论坛代表对一系列导致资深政客斗争的问题了解深入,侃侃而谈。17岁的吉尔伯特情绪激昂地介绍儿童遭受剥削的情况:他们无力支付学费,被监护人从学校带走,被迫做工,许多儿童成为家庭佣工,或者沦为乞丐。17岁的多纳文告诉我她的伙伴遭受性暴力的情况,女孩尤其如此。学校老师会许以高分、当地富人会许以远大前程,以此换取年轻女孩的肉体。这些问题在布隆迪普遍存在,在乡村尤为严重,随着吉尔伯特和多纳文等人为了儿童利益而积极奔走相告,受剥削的儿童也有机会表达意见,问题也引起政府社会事务部的关注。但是,必须注意的是,在近一年前的危机爆发之前,布隆迪全国儿童论坛就未在布琼布拉开会,下次开会能到什么时候还难以预料。

吉尔伯特和多纳文在论坛上代表儿童,年轻记者19岁的凯西和17岁的沙尔梅尔也通过他们的广播节目为布隆迪儿童代言。我见到他们时,他们正在基特加一所小学制作一个定期智力竞赛节目,节目中,一群热情洋溢的儿童围绕有关儿童权利问题展开激烈讨论。凯西后来告诉我,他们讨论最多的两个话题是残疾儿童无障碍环境和儿童剥削问题。在布隆迪目前政治形势下,凯西和沙尔梅尔坚定地将关注焦点集中于儿童问题。

U-Report是一种短消息服务,是布隆迪各地儿童和青年表达思想的一个重要途径。布隆迪电气化率只有5%,仅有22%的人口拥有手机。U-Report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有45000名使用者,这表明,布隆迪青年渴望以新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思想。

《儿童权利公约》明确规定,所有儿童都有权享受食物、干净饮水,接受高质量的卫生保健和教育,在和平、安全、没有恐惧的环境中成长。尽管布隆迪常常出现在令人惊恐的头条新闻中,但布隆迪儿童普遍被世界忽视,他们值得关注。

正如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布隆迪代表博.维克托.尼兰德近期所言,“现在不是停止为布隆迪儿童投资的时候。”布隆迪儿童已经做好有所作为的准备。让我们施以援手,急他们所需,帮助他们梦想成真。

 

萨拉.皮尔查克任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设在内罗毕的东部和南部地区办事处社交媒体专员。她撰写这篇文章时正在布隆迪执行任务,这也是她第一次去布隆迪。

 

 

请留言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须填写的内容标有“必须填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