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人们对我抱有信心,我就能做任何事情

手掌中写有“接受检测”的女孩
©UNICEF/Ukraine/Vlasova/2016来自乌克兰的18岁女孩雅娜 · 潘菲洛娃。

如果人们对我抱有信心,我就能做任何事情:透过感染艾滋病病毒女孩的个人视角看生活

我被检测出艾滋病病毒呈阳性,但却仍然拥有美好的生活。说出这句话,是不是很酷。

艾滋病病毒从来都不是18岁女孩雅娜 · 潘菲洛娃的障碍,与之相反,这只会激励她不断向前看。

“艾滋病病毒激励我成为一名活跃分子。”她说,“如果人们对我抱有信心,我就能做任何事情。”

过去八年,为了提高人们对艾滋病病毒的认识,雅娜一直在她的祖国乌克兰为四处宣传奔走,而乌克兰的艾滋病病毒感染率在欧洲位居前列。2015年,乌克兰有将近220000人感染艾滋病病毒,其中最新登记的大多数感染者都是年轻人。

雅娜在10岁时第一次获悉自己患病。由于她的母亲依赖毒品成瘾,雅娜在三岁以前一直住在孤儿院。直到母亲戒掉毒瘾后,才把她接回家。现在,她与母亲共同运营一家名为“Teenergizer”的机构,为被检测出感染艾滋病病毒的青少年提供支持。雅娜自己的经历告诉她,这些青少年无处可去。

“我对其他孩子在学校问我‘这些药是什么,你在吃什么’的问题感到厌倦。”她回忆道,“我谎称这些药物是用于治疗心脏病的。但我突然意识到,对这个问题保持沉默,其实是对自己的歧视,我需要改变这一现状。我当时在想,如果我公开自己的病情,其他孩子就会知道他们并不孤单。”

在乌克兰,歧视、错误信息和缺乏性教育是接受艾滋病病毒检测的绊脚石。在所有青少年中,仅有10%曾经做过艾滋病病毒检测。尽管法律允许年满14岁的青少年可以匿名接受检测,但医生却在未获得家长同意前不会向其提供检测结果。

雅娜同样为青少年能否获得恰当治疗感到担心,因为他们中有很多人因为偏见而拒绝服用抗逆转录病毒药物。

“Teenergizer”通过主动提供建议、宣传改变现状,以及在学校发表演讲和监控检测中心等方式为年轻人提供支持。

除了忙于“Teenergizer”或乌克兰的联合国青年顾问小组事务外,雅娜还在大学学习。“我完成了论文,但却只得到B,我问老师原因。”她笑着说,“老师说因为我迟到了,我告诉她,‘因为我那时正在纽约的联合国高级会议发表演讲。’”

雅娜并未停止脚步。她梦想有朝一日成为乌克兰的领导人。她开玩笑地想着,如果有一天成为乌克兰的总统或总理,然后站起来说“我被检测出艾滋病病毒呈阳性,但却仍然拥有美好的生活”是不是很酷。

请留言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须填写的内容标有“必须填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