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赞比亚开始新的生活

数百名刚果民主共和国难民踏上了即将带他们前往赞比亚内陆的面包车,兴奋地寻找着自己的座位。随着246名难民就坐,他们打开车窗与朋友和家人继续聊天——这些人握着彼此的手话别,而此时联合国难民署的工作人员正在清点人数。

车内的人们和车外与他们挥手告别的人们都是最近从刚果民主共和国而来的难民。暴力冲突导致过去12个月里超过1万5000名刚果民主共和国难民涌入赞比亚恩切伦戈县,其中儿童占到60%。在刚果民主共和国,超过80万名儿童无家可归。

人们围在一排巴士周围
©UNICEF/Zambia/2018/Ayisi生活在科纳尼临时难民中心的难民出发搬迁到位于赞比亚更靠近内陆地区的曼特帕拉安置点。

对于巴士上的难民来说,新的旅程即将开始——他们已经在科纳尼临时难民中心搭建的帐篷里生活了数月,现在他们从这里出发,经过四个小时的车程,前往位于赞比亚更靠近内陆地区的曼特帕拉安置点。他们会在那里呆多久——几个月,几年,或者甚至几十年?没有人知道。他们所知道的就是他们可以在那里种粮食,获得更好的基本服务,以及更加远离刚果民主共和国的暴力冲突。

在面包车即将出发时,让向我走来:“你好,女士。”他微笑着说。我几天前曾采访过他。让今年15岁,但是身材却略显瘦小,他告诉我自己目前还不会离开。曼特帕拉的健康中心还在修建中,像让这样目前仍处在治疗阶段的患者暂时不会前往。他将继续呆在临时难民中心,这里有一辆救护车,健康中心离这里也只有10分钟的车程。让仍然无法走出亲眼目睹父母在村子里被杀害的巨大恐惧。“我想念父母,但是我已经接受了他们的离开,希望他们的灵魂能得到安息。”他对来自赞比亚的咨询师玛丽·克苏牧说道。目前,他的叔叔和婶婶在照顾他。

赞比亚曼特帕拉安置点大本营
©UNICEF/Zambia/2018/Ayisi赞比亚曼特帕拉安置点大本营。

与让说再见时有些伤感。我的同事,儿童保护官员伊诺桑·莫福亚说:“虽然他们很快也要搬走,但是看到朋友离开,他们不知道该高兴还是悲伤。”伊诺桑正在参与曼特帕拉新安置点的准备工作,为“儿童友好家园”挑选合适的地点。由“拯救儿童”组织运营、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供支持的“儿童友好家园”将是一个安全的地方,像让这样的儿童能够与赞比亚当地儿童一起在里面参加体育和其他活动。我与让告别,不知道是否还能再见到他。

面包车向着曼特帕拉安置点出发,我们也一样,只是走了捷径。到达之后我们看到一片广阔的林地,还有一条小溪,在一片清理过的区域上有几所泥浆和木棍搭建起的房子。这是几周前到达这里的难民所建。大本营里有联合国难民署搭建的帐篷,新来的难民家庭在自己的新家搭建好之前都会住在这里。

在到处都是泥泞的地面上,我们幸运地找到了一块落脚之地。我们一下车,赞比亚红十字会的一位个人卫生倡导者奇布维·乔丹就前来相迎,他就在这里长大。作为八个孩子的父亲,奇布维表示他欢迎未来一年即将安置在这里的2万5000名刚果民主共和国难民,因为他认为他们的到来将促进这一地区的发展。健康中心等基本服务也将对东道社区开放。“过去前往最近的健康中心都需要步行六个小时。许多人失去了生命,包括儿童,因为他们无法及时得到救治。”奇布维说。

伊诺桑起身离开,穿过一片森林去寻找“儿童友好家园”的最佳位置。他知道这对于这些大多数经历过心理创伤的儿童来说有多重要。我们一起在科纳尼临时难民中心参观“儿童友好家园”时,他曾说过:“我看到这里的儿童——他们正在玩耍,看上去很开心,至少在那个时刻,他们能够忘记那些痛苦。”

人们围在一排巴士周围
©UNICEF/Zambia/2018/Ayisi难民们抵达赞比亚曼特帕拉安置点。

在曼特帕拉呆了三个小时后,我听到了口哨声、咳嗽声和欢呼声,于是赶紧顺着声音传来的地方跑了过去。一群人已经聚集在一起,兴奋的氛围再一次升腾而起。面包车车队已经抵达,受到了已经在这里安家的难民们的热烈欢迎。“他们在这里很开心。”伊诺桑注意到事情与之前有所不同。

新来的人们挥着他们的手,顺着车窗向外张望,急切地想了解他们即将生活的地方。看着他们充满希望的面容,我想到了让,希望他——以及成千上万名刚果民主共和国难民儿童——能够尽快搬到这里,开始更好地生活。

露丝·阿依斯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赞比亚办事处的联络顾问。

请留言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须填写的内容标有“必须填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