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加沙冲突的阴影下学习

“我对刚结束的考试感到满意,这是一种熬过困难时期的成就感。”穆罕默德在校园里告诉我。

这位18岁的小伙子来自加沙城,他刚刚结束期末联考,考完试,高中生涯也宣告结束。考试结果将帮助穆罕默德确定自己的未来,而在加沙压力巨大的环境中,能走到这一步,已经是非同寻常了。

常常爆发的暴力和不断恶化的生活条件影响到这里生活的方方方面,包括教育。就在穆罕默德期末考试的前一周,敌对行动迅速升级,并有可能演变为下一次加沙战争。10岁及以上的儿童都已经历了三轮冲突。

我们坚信他们都是我们的孩子,我们必须致力于教育他们。

基础设施嘎吱作响,教室欠缺,部分原因是现有学校遭到损怀,而人口快速增长也是原因之一。为了腾出更多学习空间,加沙90%以上的学校都实行两班制,但这样就缩短了孩子们的课堂时间,那些因学习障碍而落后的孩子也无法得到老师的充分支持。

尽管面临重重挑战,许多教师仍尽其所能为改善加沙儿童的未来而努力。穆罕默德就是其中之一,他刚刚结束联考监考。

“我们坚信他们都是我们的孩子,我们必须致力于教育他们。”他告诉我说。穆罕默德和许多其他老师的热情坚定不移,尽管过去18个月里,他还从未收到过全薪。他的父亲曾是一名教龄40年的教师,而今年是穆罕默德担任教师的第18年。

一名身穿T恤和牛仔裤的年轻人,一只手里拿着一张折叠的纸站在室外篮球场中间
© UNICEF/Gaza/2019/Anas El Baba在完成最后一个学年的考试——联考后,加沙城18岁的穆罕默德感到如释重负。

教育对加沙乃至整个巴勒斯坦国的重要性是显而易见的。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最新报告《巴勒斯坦国:关于失学儿童的国家报告》中指出,近99%的儿童接受了小学教育(一至四年级)。

然而,儿童辍学的可能性在12至15岁之间几乎翻了一番,15岁男孩中有近四分之一失去教育机会。

辍学风险最高的群体

像14岁的萨利赫一样的孩子辍学风险最高,我在贝特拉西亚的儿童保护中心见到了他,这里距离加沙城郊区有30分钟车程。他在这里上补习课。

在被问及辍学原因时,萨利赫说:“我的父母分开了,学校老师对我们也很严厉。”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最新报告指出,在一至十年级的儿童中,有超过三分之二在学校遭受暴力,这也是导致儿童辍学的关键原因之一。

辍学后,萨利赫开始在他家附近的田地里耕作,每天工作12小时。但社会工作者很快介入,鼓励他接受补习,努力重返校园。他的父亲同意了,他重新回到学校,也没有留级。

“现在我的生活好多了。今年我考试得了70分。我学习也没怎么努力,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做到的。”萨利赫谦虚地说。他的经历表明正确的支持所带来的积极结果。现在的他只专注于一件事,“为了未来吗?我现在只想继续我的学业。”

为更加繁荣的未来培养技能

在路边的一个小棚子,我们找到穆萨。这条狭窄蜿蜒的小路通往以色列边境的围墙。这位17岁的小伙子正在与父亲在家庭作坊修理一辆摩托车的发动机。

升入新学校学习是穆萨辍学的诱因,那时他15岁。他说:“开始上学时,我是班上最好的学生之一,然后我升学了。对我来说,那是个全新的地方,都是新同学。我在学校遭遇来自同学和老师的暴力、霸凌,有时他们会打我。”

这是参加职业培训的好时机。

时至今日,穆萨依然不愿谈起过去的经历。但在参加职业培训后,他年轻的生命又有了意义。他说:“这是参加职业培训的好时机,我已经掌握了一些知识。”他指的是自己与父亲在家庭作坊的工作经历。

一名年轻男子戴着黑色焊工眼镜,两手拿着焊接工具,低头看着焊缝上的火花和火焰
© UNICEF/Gaza/2019/Anas El Baba穆萨与父亲在小作坊里做机械修理。这位来自加沙北部贝特拉西亚的17岁小伙子两年前辍学,当时他正要升入高中学习。

加沙的年轻人很难找到人生的重心,15-24岁青年失业率高达60%。我想起穆罕默德在加沙城结束考试后告诉我的事情。“我准备看看社会需求是什么,再根据情况选择一个专业,找一个毕业后容易找到工作的专业,比如工程或护理。”

他的话再一次说明接受相关教育的重要性,其中就包括年轻人迫切需要的生活技能和职业培训机会。有了这些,他们才有可能获得更好的生活。这点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重要。

作者托比·弗里克(Toby Fricker)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紧急响应小组的高级新闻官员,他为人道主义应急准备和响应方面的宣传和倡导提供支持。

>> 阅读更多:巴勒斯坦国的艰难求学路

请留言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须填写的内容标有“必须填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