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旧城霍姆斯

我上次回霍姆斯是四年前。

回到家乡,我心里百感交集;那个熟悉的地方已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这座城市的新的面貌和特征。 我祖父母家附近拐角处的小食品杂货店已经关闭了。 到处都建起检查站。 人们脸上的神情竟同时夹杂着担忧和希望,这是我从未想象过的。

我们的车在酒店停下时,我不由得想起了我的家—在离酒店不到50米远的地方,现在住着来自附近被围困的阿拉沃(Al-Waar)、无家可归的一家人。 曾经构成我们在霍姆斯生活的每个微不足道的细节,而今在这个小旅馆房间里变得如此珍贵。

我在第二天兴致勃勃地准备参观旧城霍姆斯,但一切都让你感到猝不及防。被摧毁的建筑物是2012年的那场围攻的见证。1000多名平民——大部分是妇女和儿童——和武装团体一起被困近两年时间,很少或根本无法获得教育、医疗救护、食品、水或电。

我还记得父亲告诉我,2014年年初一天,人们被允许回家的情形。那天,几百个家庭涌入旧城霍姆斯查看他们的房子和商店;而除了被瓦砾掩埋的几个镶着相框的照片和个人物件,许多人什么都没找到。 我想起有个小女孩在她的房间里找到了她最心爱的玩具熊,但它的左眼现在成了一颗子弹。 一位老人拣回了一张镶着相框的他婚礼当天的黑白照片,把它紧贴在胸前。

用多种语言写的单词“和平”与遭到破坏的旧城形成鲜明对比。
© UNICEF/ Syria 2015/ Jehad El- Kassm用多种语言写的单词“和平”与遭到破坏的旧城形成鲜明对比。

在一个清冷的早晨,我穿过这座旧城的大街小巷。 除了几幅五彩涂鸦,这座城市似乎要被一片灰白取代,生活面临毁灭。 我最喜欢的涂鸦在一所学校的墙上: 艺术家把每一颗弹孔都变成了一个金色明亮的太阳。 他们多么坚强;世界上还有什么地方可以用一颗子弹创造出一颗太阳?

我鼓足勇气,从那座曾是我的学校的废楼旁走过。 透过墙上的一个洞,可以看到一个院子和一个小亭子,我过去常常在早上去那买曼拉可什饼和草莓汁。 一辆被烧过的橙色校车停在那里,提醒人们它曾经承载过的梦想。

再走几米,就到了我父亲空空如也的餐厅。这家餐厅由古宅改建,倾注了他极大的心血。 门卫告诉我,尽管它甚至连屋顶也没有,但人们经常自己带来食物,坐在废墟当中吃饭。

那天我见到的每个人都很忙。 两位男士在被毁的商店前面下西洋双陆棋。 一个年轻男士骑自行车带着几块面包。 一位男士一边给他整修一新的理发店装门,一边与正在打开小杂货店百叶窗的老板打招呼。 一对年轻夫妇把“新婚”的牌子挂在门前。 一群男孩和女孩手拉手跑出学校。 他们都代表着这片地方恢复了生机,所有人都向我报以友善的微笑,他们甚至不认识我。这就是我最怀念霍姆斯的地方。

75岁的老人汉纳和他一生的邻居易卜拉欣,收集了他们家剩下的几件家具,在家附近的人行道上创建了他们的“爱的聚会”。 在这儿,汉纳分享了他的故事。

“我一年前回到阿拉-哈米迪亚(Al-Hamidiya),发现我的店铺和房屋已经被掠夺一空,完全被破坏了。 我那时修好了房子,并和结婚50年的妻子搬了回来,搬回到一个完全变样的地方很不容易,但我想让孙子们了解在祖父母的房子里被宠爱的感觉。”

据估计,大约有1500个像汉纳和他的妻子这样的家庭搬回了这个曾被围困的地区。 随着更多人陆续回来,对服务的需求变得愈加迫切。

一个迫在眉睫的需要是教育;许多返回的儿童由于被迫离开家园已经错失了至少两年的教育。 这里是10岁的萨哈德的例子。我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赞助的一处友好中心遇到她,这处中心为这座老城提供课程和心理援助。 错失两年教育后,萨哈德现在上3年级。

每天放学后,萨哈德和3年没上学的弟弟乌代去友好中心补习。

他们还参加了适合不同性别和不同年龄的体育运动和娱乐活动,活动设计旨在帮助儿童更好地应对现实。

在老城霍姆斯的儿童友好中心内美丽的萨哈德。 我们聊了一小会儿,她决定长大以后成为一名记者。 从她提出的几个古怪问题判断,我认为她有这个潜质。
© UNICEF/ Syria 2015/ Jehad El- Kassm在老城霍姆斯的儿童友好中心内美丽的萨哈德。 我们聊了一小会儿,她决定长大以后作一名记者。 从她提出的几个古怪问题判断,我认为她有这个潜质。

“当我重新回到学校以后,我才发现我是多么想念学校。 我再也不会抱怨家庭作业或者老师。”她告诉我。她问我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做什么工作,因为她长大后也想做这些时,我很感动。 “我想写关于儿童的书,分享他们的故事!”

在同一个友好中心,我遇到了11岁的马萨尔和他的四个兄弟姐妹。 这个家庭去年从附近被围困的阿拉沃搬到霍姆斯老城,在这里,孩子们暂停了两年的教育得到弥补。 当四个兄弟姐妹在友好中心上学、上课和参加活动时,马萨尔曾站在街角向路人售卖饼干和巧克力。 三个月前,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合作伙伴的帮助下,马萨尔在学校和友好中心登记。 他一直都在渴望这一天的到来。

“我讨厌站在外面,看着其他的儿童去中心玩耍和学习,而我却必须工作。”他说。

离儿童友好中心不远处是一个青年服务中心。 这个新成立的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赞助中心接收了400多名青少年,为他们提供生活技能和职业培训。 我喜欢听到关于青年人带头的活动,如打扫霍姆斯的街道和在墙上画出承载希望的涂鸦,正如我早些时候看到的那些。

我带着对搬回这里的人们的一种责任感离开霍姆斯老城。 当世界将目光转向逃离这个国家的成千上万的家庭时,我觉得有义务为已经返回这里的人们写一些东西。 噶迪尔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合作伙伴的一名29岁的老志愿者,经历数年的流离失所后,她和家人搬回了老城霍姆斯。我将永远记得她说的话。

“我们很幸运地活了下来,而让我们的城市复活是我们的责任。”

 

亚丝明.萨克尔是一位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叙利亚办事处的沟通和报告顾问。

 

 

 

 

 

请留言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须填写的内容标有“必须填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