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辛苦工作才能勉强为生:亚斯敏的故事

一踏入黎巴嫩南部贾齐耶的集体临时住所,我就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女人、男人、老人、儿童以及婴儿都挤在一间间月租为300美元的小房间里。他们没有炊具或者像样的卫生设施,居住环境极其恶劣。

这样的场所在黎巴嫩有很多,我只是驻足在其中之一,很多叙利亚难民家庭搬入空的建筑物、车库或其他未建成的建筑物以寻求容身之所。在这里,我跟一些叙利亚儿童聊天,谈他们作为难民的日常生活。一个小女孩吸引了我的注意力,可当我靠近她时,她就跑到了别的屋子里。几分钟后她出来了,盯着我却又不想说话,所以我只能与在场的一些妇女交谈。

半个小时后,那个叫亚斯敏*的女孩朝我走来,告诉我,她想说说自己的故事。“三年前,我的叔叔带着我和弟弟从叙利亚来到这里。我的父母留在国内照顾我其他的兄弟姐们。我现在14岁,弟弟12岁,你能想象吗?当我们踏上逃离之路时,我才只有11岁,弟弟9岁。”

亚斯敏说着,情绪也变得更加激动起来。“我在叙利亚上学时,成绩非常好。然后我辍学和弟弟一起逃走了,我们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你知道一个没有父母可依靠的女孩的感受吗?你能明白一个12岁的孩子必须每天辛苦工作才能维持生计的感受吗?”

在她说话的时候,我想到了那些数以千计的未成年人孤身一人从叙利亚逃往该地区不同的国家。我想到了在她这个年纪时的自己。在谈及她的日常生活时,亚斯敏坚持让我听她说:“我每天早晨4点起床,每天工作10个小时得到6美元的报酬。回家后还要做饭,做家务直到天黑,然后上床睡觉。看看我的手,它们和石头一样粗糙,我的背也疼的厉害。”

“我在这里待了三年,感觉度日如年。日复一日,毫无新意可言。必须要工作,这样才有钱付房租,才能生存下去。这样的生活真的有意义吗?”

我问她都有哪些担心,她告诉了我关于生活以及这个世界她担心的事情。

“一到晚上,我就会思念家人,担心他们在叙利亚的安危。我非常担心他们。我也担心会有什么事会发生在我或者弟弟身上。感觉自己像20岁的人。我太小了,这些担心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苏哈.贝鲁特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黎巴嫩首席新闻官员。

*为保护身份文中人名系化名。

标签:

请留言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须填写的内容标有“必须填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