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年轻人借助手机应用程序逃离暴力冲突

吉哈德手里拿着手机。这位15岁的叙利亚男孩过去几周一直在前往欧洲的途中,手机是他最宝贵的随身财物之一。

他说:“我已经有一年没见到爸爸了。有了手机,我可以了解到他在德国的情况。我还能知道妈妈、弟弟和妹妹在约旦的生活情况。”他告诉我,他用WhatsApp、Facebook和Viber与家人及朋友保持联系。

我最近在前南斯拉夫马其顿共和国境内盖夫盖利亚附近的一个儿童友好中心内遇到了吉哈德。他通过希腊边境后,在此停留了一天。目前每天约有3000名难民抵达前南斯拉夫马其顿共和国,并在此寻求庇护。吉哈德便是其中之一。他们获准在该国停留72小时。他们需要在这72小时内正式申请难民身份。然而,大多数人继续前往邻近的塞尔维亚、匈牙利,最后到达西欧或北欧的某一国家。

几年前,为逃离暴力冲突和动荡,吉哈德一家人离开叙利亚前往约旦安曼。这几年他们一直生活在安曼。但由于经济不景气,他们决定离开,到欧洲寻求新的生活。他的父亲最先动身。一年后,吉哈德与叔叔及自己的同龄伙伴一起离开家。

他讲述了自己从土耳其穿过惊涛骇浪到达希腊的恐怖之旅,他与另外60人一起,乘坐着一艘简陋的橡皮艇。

“真是太可怕了。我们在海上呆了七个小时,我们的船在行进中开始一点点下沉。所有年轻人都只能跳入水中游水,让妇女和儿童留在船上。我们一边游,一边推着船前进,我们想把船推到对岸。我们一直游啊游,就是为了达到对岸。”

叙利亚、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已经让人们伤痕累累,而这种磨难又平添了新的创伤。

吉哈德通过手机查看即时消息。
©UNICEFMK-2015/Emil Petrov-1吉哈德通过手机查看即时消息。

 

他们在勇敢地前进。

努尔是一名17岁的叙利亚女孩,她也想通过手机了解“家乡的消息”和“日常生活问题”。她想知道的是如何在瑞典继续学业、获得工作,而不是如何获得援助。

她给我看了一个名为Gherbtna的应用程序。这是由一位极富进取心的叙利亚难民莫贾黑德.阿基尔开发的软件。这个程序可以帮助那些身在土耳其的难民解决获得居留权和开立银行账户时所面临的困难,帮助难民们获得空缺职位信息,或者帮助那些缺乏信息的人们获取信息。

“土耳其这边的难民已经太多了。我们只能离开。如果在瑞典也有这样的程序,这会对我们非常有帮助。”她说。

她稍作沉思,补充道:“我想知道,是不是所有欧洲人都认为我们很穷,而且只想获得援助而不想工作挣钱。我以后想要成为我爸爸那样的电脑程序员。”努尔还说,她希望不要给她拍照,她担心这些照片会被仍在大马士革的妈妈看到。

吉哈德表示,只需要一年时间来学习德语,然后他就可以继续学业,将来成为一名建筑师。

在眩目的阳光下,他眯着眼睛看手机,却发现手机屏幕已一片漆黑。这里没有给手机充电的地方。不过至少,他能够在阴凉处休息、喝水、吃面包。年纪较小的儿童们与玩具为伴、唱歌、画画,不亦乐乎。另外一部分人在接受红十字会的医疗帮助。在这里,人们最常抱怨的是身体脱水、起水泡、感冒、腹泻以及晒伤。在儿基会的支持下,盖夫盖利亚附近的这个接待中心很快将配备两个较大的帐篷,内部设有一个封闭、安静的空间供采用母乳喂养的母亲们使用,另外还配有水袋、盥洗设施和厕所。

我对吉哈德和努尔这样的孩子感到敬佩。我佩服他们在如此困境中还可以不屈不挠,表现出极强的适应能力且一直抱有积极的求知欲。作为一名儿基会的通信专家,我与很多青年活动领导者以及专家讨论过孩子们如何通过社交媒体渠道(越来越多地通过手机)表达自己的想法。这一次,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清楚地认识到,除了儿童所需的保护、医疗、食品、教育、住房和情感支持,手机很可能成为儿童逃难路上的一个重要的生命线。

本周,我和吉哈德依然通过Whatsapp保持联系。

“我现在在匈牙利,我到这里已经三天了。我睡在地上,但这里是火车站,太吵了。有一位男士为我们提供了给手机充电的地方。所有人都说我们无法进入德国。但我仍然抱有希望。”

莱利.徳朱哈里是儿基会中欧、东欧及独联体地区办事处的一名通信专家。

请留言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须填写的内容标有“必须填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