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难也不能难教育

阿卜杜勒.卡马拉校长的快速反应让克鲁湾社区小学的儿童避免了一场灾难。洪水侵袭前的一瞬,150名学生和八位老师还在上课。

“我当时在室内,只见外面大雨如注。”阿卜杜勒说,“水势不断上涨,所以我出去一探究竟。我发现洪水竟然已经逼近了学校,于是马上指示各位老师去转移孩子们。几分钟后,我看到洪水涌入了学校。”

几小时后,洪水就上涨到了学校屋顶的五英寸内。

克鲁湾社区小学位于塞拉利昂首都弗里敦的沿海贫民窟地区,每到雨季都会被洪水淹没。但是,弗里敦2015年9月16的连场倾盆大雨所造成的危害却是前所未有的。

“过去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灾情。”阿卜杜勒说,“洪水通常都会灌进来,但不至于造成如此多的破坏。这次的洪水甚至把通往学校的那座桥的护栏都冲垮了。”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司机埃米尔.马丁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教育专家马琅设法进入洪水肆虐后的克鲁湾社区实地调研。
© UNICEF Sierra Leone/2015/Indrias G Kassaye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司机埃米尔.马丁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教育专家马琅设法进入洪水肆虐后的克鲁湾社区实地调研。

为应对紧急洪灾,塞拉利昂政府开放了西亚卡.史蒂文斯体育场和Atouga体育场作为临时避难所,为失去家园的弗里敦民众提供栖身之地。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参与了这项人道主义应急措施,并一直以来不断提供紧急需要的饮用和生活用水、环境卫生和个人卫生服务(WASH项目)、庇护所,以及在健康、营养和保护方面采取干预措施。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也支持政府响应全国范围内受到洪水影响的儿童的教育需求,这其中就包括来自克鲁湾社区的儿童。

“我们去了克鲁湾,这里大概是弗里敦受灾最严重的社区了。我们看到整个社区学校几乎完全损毁。”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教育专家马琅说,“到处都是泥浆和废墟—在地板上,校园里,教室里。对于成年人来说,这已经是令人沮丧的场面。而那些因此而无法重返校园的儿童则倍感失望。”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教育团队正在努力帮助社区过度,重新恢复正常生活。

“我们将提供教育机会和心理-社会支助,以满足他们的学习需求以及社会情感需求。这样一旦学校重建或翻修后,他们便可重返校园继续学习。”马琅说道。

儿童在位于弗里敦的儿童友好家园畅玩早期儿童开发宝盒中的游戏。已有500多名儿童在该家园注册。
© UNICEF Sierra Leone/2015/Indrias G Kassaye儿童在位于弗里敦的儿童友好家园畅玩早期儿童开发宝盒中的游戏。已有500多名儿童在该家园注册。

弗里敦洪灾的发生,正值六年级学生备考国家小学考试(NPSE)的关键阶段。阿卜杜勒·卡马拉采取临时措施,安排那些依然与家人一同留在社区的六年级学生在尚未遭到洪水重创的克鲁湾社区中心继续学习备考。对于那些已经离开克鲁湾前往体育场的儿童,其中的六年级学生可以在儿童友好家园接受辅导。儿童友好家园是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支持下,由非政府组织创立的。

在国家考试的当天,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与教育、科学和技术部以及非政府组织合作伙伴共同作出安排,确保在两座体育场的106名六年级学生能够进入考试中心并参加考试。

低年级学生的教育需求同样是洪灾后应急响应需要考虑的一部分。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支持下,救助儿童会在国家体育场营运儿童友好家园。目前已有500多名儿童在家园注册。在这里,他们可以获得课程教育、心理社会咨询以及食物。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还为家园的学龄前儿童提供了三套儿童早期发展宝盒。

8岁的一年级学生塞杜.曼萨莱正忙着用儿童早期发展宝盒中的彩色铅笔绘画。“洪水来的时候,我正在学校。我妈妈把我接到了家中。但是洪水把我们的房子冲垮了。”塞杜说,“现在我和妈妈、爸爸、还有兄弟姐妹一起呆在体育场。我在画一所房子,因为我需要睡觉的地方。长大了我想当木匠,这样就可以自己建房子了。我很喜欢这里。”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教育专家马琅博士在儿童友好家园。
© UNICEF Sierra Leone/2015/Indrias G Kassaye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教育专家马琅博士在儿童友好家园。

“没有人可以剥夺儿童的天性,即便是在灾情发生的情况下。”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儿童早期发展项目教育专家马琅说,“早期儿童开发宝盒实际是一个装着教学材料和玩具的大金属盒,一套宝盒可供50名0至6岁儿童使用。在紧急情况下,儿童丧失了正规的教育机会—他们无法去学校,也不能去幼儿园,他们只能在避难所中—甚至有时会无家可归。所以,在紧急情况下维系儿童教育是至关重要的。这个宝盒就像是一个移动的幼儿园或学前班,出现紧急情况时,可以带着走。当玩宝盒里的玩具时,儿童们会参与到寓教于乐的活动当中,他们会感到自己也是正常的孩子。他们会有安全感。他们会找到继续生活的勇气。”

采用这些临时措施满足受灾儿童的教育需求的同时,评估也在持续进行,以便提供长期的解决方案。

“现在我唯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倡议拆除学校,重建校园。”阿卜杜勒说,“我们的学校隐患重重,无论是对孩子们还是对于教师来讲都是不安全的。另外,我会请求社区允许我在社区中心管理学校。”

因卓思.G.卡萨耶是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塞拉利昂合作的一名新闻专家。

请留言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须填写的内容标有“必须填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