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早期发展的一场革命

我以前认为,儿童早期发展完全是教育问题。在我们教儿童识别颜色和形状、字母和数字时,会对其大脑产生刺激,从而促进大脑的健康发育。事实也的确如此。

但我们现在认识到,儿童大脑的发育不只需要教育,还有更多的需要。我们逐渐认识到,应该对人们对早期儿童发展的看法和做法引发一场革命。我们已经知道,出生后最初几年时间对儿童大脑的健康发育至关重要。在幼年时期,几乎每秒都会产生 1000 个脑细胞连接,这种速度儿童长大后就不复存在了。

这些连接就是儿童生命的基础。它们决定儿童的认知、情感和社会发展前景。它们决定儿童的学习能力和未来的成就……乃至未来的幸福。但现在,我们认识到,这些连接不仅深受基因遗传的影响,而且深受儿童早年生活条件的影响。这两方面影响不可分割地交织在一起。

因此,我们通过与儿童玩耍、和儿童说话、为儿童读书,刺激其大脑,也就是在哺育其大脑发育。现在的问题是,缺乏家庭关爱的儿童,不仅仅是不够快乐,其日后的生活能力和学习能力也将受到影响。我们不仅要为儿童的身体发育提供足够的营养,而且要哺育其大脑发育,促进其神经细胞间的连接。我们不仅要关爱儿童,保护儿童不受暴力和虐待,也要让其大脑发育免受压力的荼毒,因为这些会破坏重要的脑细胞连接,阻碍大脑的健康发育。

这是能改变人生的东西。我们必须采取行动,不一样的行动。

想一想我们对极度缺乏大脑哺育的儿童有多少了解。今天,全球几乎有 1.6 亿儿童发育不良,这对其健康成长和认知能力的发展造成巨大的损害。如此以来,他们怎么才能发挥自己的潜能呢?在有些国家,几乎半数的人口都发育不良,这种情况下,社会怎么才能迈向繁荣昌盛呢?

想一想我们对荼毒大脑发育的压力有多少了解,全球有超过 5 亿儿童在大规模冲突中成长。想一想也门、叙利亚以及中非共和国的儿童。他们的大脑发育正在受到怎样的影响?他们未来怎样才能具备思考能力和理性思维?他们怎样才能信任他人和结交朋友?

想一想全球各地无数遭受暴力和虐待的儿童。父母的体罚和虐待不仅伤害孩子的情感,也累及其未来。

一位父亲怀抱其 22 天大的儿子,后者在今年尼泊尔地震第一次爆发和第二次爆发之间出生。
© UNICEF/NYHQ2015-1505/Sokol一位父亲怀抱其 22 天大的儿子,后者在今年尼泊尔地震第一次爆发和第二次爆发之间出生。

我们怎样才能开启并善加利用儿童大脑早期发育机会,从而改变儿童的一生呢?

我们要尽早投资,从起跑线上给予每个孩子公平的人生机会。

我们要公平地投资,因为最缺乏资源的儿童从中将受益最大。

我们要聪明地投资,不仅要投资教育,而且要投资医疗卫生、营养以及儿童保护事业。由于这些因素与推动儿童大脑的健康发育都息息相关,因此我们的投资和计划也要对其综合考虑。

我们现在就要付诸行动。

世界各国领导人刚刚通过“可持续发展目标”——前所未有的第一次,在全球发展目标中明确承认早期儿童发展的重要性。尽管早期儿童发展被纳入新的教育发展目标,但它与其他目标也有着自然的关联,它将有助于减贫、促进健康和营养、推动妇女儿童平等以及减少暴力等目标的实现。我们需要在此基础上再接再励。

我们要携手努力。不仅政府和儿童发展专业人员责无旁贷。我们每个人都要积极参与。

媒体要借此机会帮助公众提高对儿童早期发展重要性的认识,这对每个孩子和每个团体都同样重要。

慈善家应加大对儿童早期发展的资金投入,此类项目是儿童慈善项目中资源最为缺乏的项目之一。私营部分应为此类项目提供支持,实施相关政策,为在职父母照顾自己年幼的孩子提供便利。为今天的在职人员投资,就是为明天的劳动力投资。

社会团体已经在促进儿童早期发展方面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他们应加大工作和协调力度,让儿童早期发展服务和高质量的儿童早期发展计划能惠及全球各地的每一个孩子。

利益攸关,我们要付出更大努力,尽我们所能,利用好各自的强项,专业技能和网络。这是我们推动儿童早期发展的一次机会,而我们所有人都将从中受益。让我们在科学理论指导下行动吧。知识是颠扑不破的真理。我们有坚实的道德基础。我们的投资案例也极具说服力。我们还有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动力。行动的力量就掌握在我们自己手中。

安东尼.雷克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执行主任。

请留言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须填写的内容标有“必须填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