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拉克儿童前途未卜

离开巴格达机场,踏上这片土地,宛如进入火炉一般酷热无比。气温高达50度。我已经三年没有来巴格达了。上次离开巴格达的时候,我以为这个国家已经步入正轨。

但是,从去年6月份开始,情况骤变,并且不容乐观。逾300万人流离失所。无数人死里逃生。儿童遭到绑架,女孩被强奸,成千上万的家庭遭到洗劫或掠夺。

我们驾车进入“国际安全区”时,正逢交通高峰期。该安全区是一个军事防御区,方圆10平方公里,正处于联合国办事处所在地。走在查理道路上(Route Charlie,该路早在2003年发生冲突时被称为死亡之路),无数来自伊拉克的车辆在检查站排队等候,正通往工作地点。

巴格达

下午7点,我们在巴格达见到了同事阿里(A’li)。阿里刚从难民营地回来。他大汗淋漓,向我们诉说着目睹的悲惨景象:“过去几天真是惨不忍睹。人们乞求提供饮用水。”阿里和其他同事一直奔波向该地区运输水资源。

大约有40名来自伊拉克的工作人员携手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巴格达办事处,共同致力于解救那些处于困境中的儿童和家庭,阿里就是其中的一员。每天清晨,他们要踏上危险之旅,前往工作地点。仅过去一周内,首都发生了两次爆炸,导致100多人丧生。根据联合国伊拉克特派团的统计,7月份是今年以来死亡人数最多的月份。另一名同事奥玛(Omar)说道:“我每天早上必须五点钟出门,避免交通拥挤和爆炸事故。”

在返回机场的路上,一个大的告示牌写着:“人们比暴君更加意志坚定!”几天之后,巴格达发生了大规模抗议活动。伊拉克人们抗议供电不足,据报道,当时正处数十年以来最严重的热浪期。

阿尔贝拉

我们往北驶向伊拉克库尔德地区阿尔贝拉,该地区去年接收来自摩苏尔等地的难民家庭数量最多,这些家庭主要为了逃避暴力的迫害。很多家庭舍弃了心爱的家人。

12岁的拉米(Rami)诉说着其祖父在全家遭到武装分子袭击之后突然消失的经过,他家曾住在摩苏尔城外的汗姆达尼亚(Hamdaniya)。他现在住在巴赫卡营地,这里聚集了1500名儿童。

经过该营地的时候,我情不自禁的思索着:“稍等片刻—我似乎曾经来过这里。”除了没有来过之外,我发现这座伊拉克营地勾起了我对约旦叙利亚难民所居住的萨塔里(Za’atari)营地的回忆。两者之间惊人地相似。布满灰尘,热气腾腾,到处是帐篷。在不同的国度,因为不同的原因,发生了不同的冲突,但是难民们的悲伤故事却是大同小异,听似面向苍穹无穷无尽的呐喊。

未来

伊拉克将预算的35%用于国防安全上,而人道经济援助日渐减少。本次之行,我一直在考虑援助工作人员们所肩负的重任。几年前,伊拉克距离千年发展目标已近在咫尺,特别是儿童教育方面。这些成就来之不易,特别是对于一个经历了30多年冲突、制裁和经济停滞不前的国家而言。然而,和也门和叙利亚一样,伊拉克日渐陷入水深火热的境地,暴力杀戮活动接连不断。儿童是最严重的受害者。

一系列惊人的数字不断提醒我们,前方面临着严峻的挑战:伊拉克有300万儿童失学,每年有35000名5岁以下的儿童死亡。

我期待着,几年之后,当我重返伊拉克的时候,这些孩子们都能够重新返校,坐在明亮的教室里,所有的新生儿都能够健康成长。我不知道拉米将面临怎样的命运。他会继续住在营地吗?他是否会离开营地,重新开始新的生活?或许会和其他成千上万的人一样,乘坐破旧的船只逃离伊拉克,无论踏上怎样的旅途,只是期待着去别的地方寻找更加美好的生活。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中东北非地区办事处通信媒体专员朱丽叶.冬马报道。

标签:

请留言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须填写的内容标有“必须填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