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位父亲的视角看前往欧洲的漫漫长路

{作者注:上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布鲁塞尔办事处主任诺阿拉.斯金纳和联合国儿童基金总部资深公关顾问山姆.莫特前往前南斯拉夫马其顿共和国。他们此行的目的是,了解欧盟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合作为儿童的处境带来了哪些改善。在本文中,他们分享了自己未曾预料到的感想。}

“我们以为,只要我们举起婴儿,只要他们能够看到这些婴儿,他们便会手下留情……不会再试图将我们的船弄翻。”

这位母亲刚在儿童洗澡中心给女儿洗完澡。小女孩咯咯地笑着、蹦跳着,充满幸福感。
© UNICEF HQ/Mort这位母亲刚在儿童洗澡中心给女儿洗完澡。小女孩咯咯地笑着、蹦跳着,充满幸福感。

29岁的马尔万告诉我,“他们”是指那些开着摩托艇的人,那些人围着7英尺长的充气船不断地挑衅,而他和其他25个人(包括婴儿和儿童)正挤在一艘船上,冒险穿过土耳其和希腊之间的边境。“他们”的行为导致船晃得很厉害,马尔万当时感觉很可能翻船,而他自己、怀孕的妻子、弟弟、弟媳还有他们的孩子都会因此丧命。“我们赶紧向上帝祈祷,用手飞快地往外舀水。感谢上帝,我们总算到了这里。”

“这里” 是指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在盖夫盖利亚援建的儿童友好中心,该中心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联合国难民署/马其顿红十字儿童和家庭支持中心联合提供的服务之一。马尔万一边抱着他四个月大的侄子,一边跟我们讲述他的故事。婴儿安睡着,身穿一套崭新的雪地棉服。这套棉服是欧洲委员会人道主义援助和民防署资助巴尔干儿童过冬的物资。

前一天我们在该国的塔巴诺夫采收容中心与来自非政府组织La Strada的一位同事交谈,这让马尔万的故事更加令人感动。

她带我们看了儿童友好中心的侧室,这个侧室由La Strada和Terre des Hommes联合运营,我们以为这里是供母亲给婴儿喂母乳的地方。有时确实如此。但是,她告诉我们,这个房间越来越多地被男士使用,其中大多数是父亲。他们坐在隐蔽的角落里,信心满满不假思索地侃侃而谈,谈论着他们面临的压力以及对未来的担忧。有时候,他们会哭泣。由于担心边境关闭,大多数人最多只在塔巴诺夫采停留两个小时,但即使半小时的短暂休息也可以为困境中的父亲和他的家人带来些许帮助。

当我们见到这位母亲时,她正在用纸卷的棒棒给她的孩子喂番茄汁。我们将儿童友好中心的罐装水果和塑料勺子发给她。
© UNICEF HQ/Mort当我们见到这位母亲时,她正在用纸卷的棒棒给她的孩子喂番茄汁。我们将儿童友好中心的罐装水果和塑料勺子发给她。

尽管有这些困难和担心,或许正是因为这些困难和担心,马尔万和我们采访的许多其他人都表示他们感谢盖夫盖利亚和塔巴诺夫采提供的服务。就算我们没有听到他们的心声,我们也感受得到。

当我们见到这位母亲时,她正在用纸卷的棒棒给她的孩子喂番茄汁。我们将儿童友好中心的罐装水果和塑料勺子发给她。

盖夫盖利亚的家庭里充满着爱。马尔万的家庭是我们遇见到的典型家庭之一:充满爱心、耐心且紧密配合的组织让糟糕的情况得到妥善处理。父亲们与孩子们玩传球游戏,排队为家庭领取食物;母亲们为孩子穿上温暖的新衣,将他们抱在怀中,喋喋不休地絮叨着。当然,长途跋涉异常艰难。但在那一刻,我们有理由充满希望。

现在回想起来,我认为我们预料到会听到人们讲述自己长途跋涉到欧洲的恐惧。类似报道很多。但我们没有预料到会听到父亲和男士们如此强调他们需要临时休憩和哭泣的地方。这让人震撼,更叫人为之动容。这是我们所有人在继续应对这次使人痛心的危机时都应注意到的事情。

山姆.莫特是OED公关部的资深顾问。目前她正在拓展布鲁塞尔办事处的事务,她参与了两次实地考察,目的是了解欧盟如何支持难民和流动儿童。

请留言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须填写的内容标有“必须填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