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个震中区到另一个震中区

从巴拉科特到巴帕克:我再次落泪

在亲眼目睹了毁灭性地震带给我的祖国巴基斯坦可怕后果的10年后,我来到尼泊尔的廓尔喀,即2015年4月25日尼泊尔地震的中心地带。我在震中区巴拉科特呆了一年。2015年10月,我加入了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尼泊尔国家项目,领导廓尔喀紧急事务现场办公室的工作。

最近,在灾难过去将近一年后,我回到廓尔喀震区的震中区巴帕克,并登上附近的一块高地,察看地震给这个美丽的小山村所造成的破坏。看着眼前震中区的惨状,我想起了十年前在另一个震中区所看到的情景,眼里再次流下了泪水。

震中区廓尔喀巴帕克村发展委员会鸟瞰图
Chandra Shekhar Karki for UNICEF图为震中区廓尔喀巴帕克村发展委员会鸟瞰图。可以看到,在受损和破坏的房屋中间夹杂着许多临时避难所。

在我眼前,一些建筑已经倒塌,一些则出现了大的裂缝。我看不到正在运作的卫生服务岗,学生们在摇摇欲坠的建筑里学习。我在那里逗留了片刻,比较这两次大灾难,它们都把热闹的城市与村庄变成了废墟,造成了大量民众罹难、使人们的身体或心理受到创伤。

确实,这场灾难在一瞬间改变了人们的生活,而灾后重建还需要诸多时日。仅在巴帕克就有超过72人失去生命,其中包括儿童。许多人不得不舍弃已经毁坏的房屋,并迁到大点的城镇里;另一些人则自此住在自建营地里,生活在恶劣的环境下。

在巴帕克人,特别是儿童的眼里,我仍然看到惊恐。他们经历了太多,每个人的背后都隐藏着关于自己如何受到这场灾难影响的故事。一个年轻女孩与家人一起住在有些过于拥挤的庇护棚屋里。她甚至抱怨,在家人面前,想要换一条裙子都很难。

地震就像一只凶残的怪兽,至今还对这个小镇念念不忘,并不时用余震展示自己的淫威,触碰人们尚未愈合的伤口。 在巴帕克逗留期间,我就曾经历一场余震。

与上次访问巴拉科特震中区不同的是,本次访问巴帕克结束时,我们看到了令人振奋的迹象。村庄里已经完成免疫,并举行了庆祝活动。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它标志着在受到灾难肆虐后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人们已经开始从伤痛中逐渐恢复。

我参加了一个为时一小时的游行活动。孩子们沿着巴帕克的小巷游行,喊着口号、唱着歌,庆祝他们所取得的成就。我经过了许多被地震毁坏的房屋,人们正忙着清理碎砖石,重建自己的家园。看起来,这里的居民们并非等到政府或其他救援组织给予支援时才开始重建的。令人遗憾的是,这些支援迟迟未到。在巴帕克,生活似乎正在回归正常。当地的店铺已经开始营业,忙着交易。苦涩的记忆似乎也被人们抛到了脑后。

一个小男孩举着写有“全面免疫,安全未来”的牌子
Chandra Shekhar Karki for UNICEF.在廓尔喀巴帕克村发展委员会,一个小男孩举着写有“全面免疫,安全未来”的牌子。2016年3月13日,巴帕克村发展委员会实现了免疫全面覆盖的目标。

在驱车沿着泥土路从巴帕克返回廓尔喀的途中,我反思着这次震中区之旅与2005年探访之旅的不同之处。当时所看到的可怕景象又一次在我的眼前浮现。

2005年10月8日,一场7.6级地震袭击了巴基斯坦境内的喜马拉雅山脉北部地区。作为国际慈善组织英国乐施会(Oxfam GB)的人道主义经理,在灾难发生的第一天,我立即前往巴拉科特(接近震中区的一个受到地震重创的小镇)。

所见一切令我触目惊心。建筑变成了一堆堆废墟。我爬上一座小山丘察看破坏程度。地震对这个曾经如此美丽的小镇居民如此残忍,让我的心在滴血、痛哭。

抬眼望去,所见到的都是倒塌的建筑、医院、学校,还有裂开的道路。然而,最让人痛心的景象发生在学校,数百名儿童被压在倒塌的学校建筑下。让我至今记忆犹新的是当时周围的一片沉默。这是被震呆了的人们表现出的沉默,是被震呆了的父母表现出的沉默。在2005年地震中罹难的87350人中,有19000人是儿童。一代人就这样消失了。这与廓尔喀地震有着很大不同。尽管廓尔喀的学校建筑质量也很差,并有超过80%的建筑在地震中倒塌,但4月25日恰巧是周六,从而使得许多年轻生命幸免于难。

对于我来说,那是伤感而难熬的日子。每半个小时都有余震袭来,周围的山脉隆隆作响,并在不断颤抖。在最初的72小时,我根本无法休息。这是因为即使是在半夜,我也在忙着分发毛毯和帐篷。然而,我觉得就算像在伊斯兰斋月期间那样白天不吃不喝,自己也浑身充满能量。我在巴拉科特工作了一年多,住在帐篷屋里,与灾民们一起并肩作战,帮助他们从巨大的灾难中逐渐恢复。能在地震最前线夜以继日地为灾民们服务,是我一生中的难忘经历。

全世界都纷纷伸出援助之手,帮助地震受害者,但灾后重建的最大动力还是来自灾民们自己。事实上,时间才是最有效的良药,经过10年重建,巴拉科特重新焕发生机,所有人都在努力把这场灾难所造成的苦涩记忆抛到脑后。

巴拉科特与巴帕克所经历的灾难让我认识到,单凭一个人的力量,无法获得任何成就。只有通过所有利益相关者(包括国家、联合国与公民社会组织等)的集体努力与坚定决心,才能更好地帮助穷困、弱势群体重建生命、继续生活下去。然而,根据我在这两个地区的所见,人们的韧性及其心中的希望,才是重建与疗伤最强大的力量。

穆罕默德·伊德莱斯·可汗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廓尔喀紧急事务现场办公室的紧急事务官员。

请留言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须填写的内容标有“必须填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