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门的检查站、供水和儿童们

我的工作,是要确保也门(世上水资源最匮乏的国家之一)有更多人可以使用水和卫生设施。之前由于萨那的武装冲突升级,我在那呆了不到一个月,就不得不和其他来自世界各地的联合国同事们一起离开。

现在正值神圣的斋月,我又回到萨那。能回来是件让人高兴的事,但与此同时,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三个月前离开的时候,这座城市还生机勃勃、热闹非凡。如今,这儿却无比凄凉冷清,只剩下几公里长的车队等待领取汽油以及大街上堆满的垃圾。我们开车经过一个检查站,看到一个手持步枪的男孩。显然,他年纪还太小,根本不该拿着武器。再往前开一段,我们看到人们在清真寺门前排队,等着将他们的油罐桶装满水。从他们的眼中可以看到绝望。

也门的武装冲突将这个国家推至人道主义灾难的边缘。我的一位同事将此比喻成“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学校、医院、道路和桥梁均有损毁,公共服务也全面崩溃。食物、燃料和医药供应严重不足,安全饮用水和良好的卫生设施也相当匮乏,这种现状可能导致数百万人面临严重的健康问题。

显然,也门人民正遭受苦难,急需救助。这也正是我回来的原因。我和我的团队夜以继日地工作,为受武装冲突影响的儿童和他们的家人提供清洁的饮用水和基本的盥洗用具包,包里有肥皂和油罐桶这样的生活必需品。

四月,在萨那,居民用油罐桶从室外水龙头接水。
© UNICEF/NYHQ2015-0870/Hamoud四月,在萨那,居民用油罐桶从室外水龙头接水。

据联合国估计,也门有80%的人需要人道主义救援,这一数据让人不寒而栗。但是一些小事持续鼓舞着我,比如,萨那街上开始有卡车收取散落满地的垃圾。儿基会对当地政府在燃料上的支援在一定程度上促成了此事。儿基会同时也为该国其他十几个城市提供燃料,以保证城市供水系统的水泵可用,从而让数百万人获得安全用水。

我的情绪时常会受到外界的影响。每当夜晚附近巨大的轰炸声颤动我的床头时,我必然心跳加快,战战兢兢。但更让我揪心的是听到这样一些消息:合作机构某名员工在为社区供水时被狙击手击中身亡;一些为流离失所的人们修建的公共厕所被占据一周之久。与此同时,又有一些人的英勇事迹鼓舞着我。他们将物资和燃料运送到武装冲突依然激烈、之前未曾有援助成功抵达的地区。

我对所有也门同事都充满敬意,他们所有人,不断冒着生命危险走出家门,去为那些流离失所的人们服务。这次回到也门,我和我的团队也更近了。我开始理解人们每天所面临的各种困难条件,同时也知道这些困难阻挡不了我们勇敢规划、加倍努力。在亚丁,一场疾病即将爆发,如果我们可以协商进入那里,回收固体垃圾,会取得怎样的成效?留在萨达的人们无法逃离那里。如果我们可以将盥洗用具包分给他们,会取得怎样的成效?

接触到这些难民非常重要,因为我们最担心是,也门的孩子们即使躲过了枪林弹雨,却躲不过腹泻和肺炎这样可预防性疾病。除了提供医疗服务和接种疫苗,为孩子们送上一点清洁饮用水,为他们修建厕所,或是送去一块肥皂就可能挽救他们的生命。即使冲突还在持续升温,即使我们一次又一次被拒绝进入冲突地区,我们仍会不断努力,争取帮助到最需要救助的人们。但最重要的是,我们会继续祈祷,这里的冲突尽快结束,也门的人民重获和平。

马利耶.布鲁克汇森在也门任职儿基会供水、环境卫生和个人卫生专家。本文作于斋月期间。

请留言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须填写的内容标有“必须填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