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让孩子们能够活下来,我们只能离开叙利亚”

在前南斯拉夫马其顿共和国盖夫盖利亚的一处难民和移民接待中心,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每个在此停留的人都有特别的经历。这些故事中充满战争与困苦。一些人的学校和家在空袭时被炸毁。这些故事中恶人常在而英雄稀有。

这些故事有很多相似的场景,即失去一切并面临新的残酷现实。珍爱的家、社区、朋友甚至家人都不知所踪。故事的主人公们被迫离开阿勒波、霍姆斯和摩苏尔等地熟悉的环境,踏上国外的陌生土地,开始了看似永无止境的漂泊,频繁等待在各国边境检查站混乱的队伍中,这一切让他们痛苦无助。如此残酷的新现实让人不堪忍受。

纳罕目是一位37岁的母亲,来自叙利亚伊德利卜。她有三个孩子,分别是10岁的马纳尔、12岁的穆罕默德和15岁的穆斯塔法。与眼下残酷的现实相比,她更关心三个孩子的未来。“为了让孩子们能够活下来,我们只能离开叙利亚。”她解释道,“我知道,如果我们留下来,我们早已经没命了。”

她回忆起叙利亚国内冲突如何摧毁她的城市。“伊德利卜爆发了战争,就好像所有打仗的人都把战斗地点选在了我的家乡。叙利亚武装部队、达伊沙以及反对派组织Al-Nusra,他们相互发动战争,但真正受苦的还是普通民众。我们社区发生过多次空袭,摧毁了许多学校,清真寺和集市。”

其中一次空袭给纳罕目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心灵创伤。在那次空袭中,她遭受了人的一生中可能经历到的最大损失—一个孩子的死亡。她双眼噙满泪水诉说道,4岁的艾哈迈德是她最小的儿子,他和阿姨在街道上行走时遇到空袭身亡。

“但是,”她说,“我们一家人在叙利亚也有过快乐时光。”

战前,纳罕目是当地一所学校的体育老师,她在该校供职12年。她的丈夫是一位承包商兼管道工。那时的生活很美好。他们的家庭很温馨,也有一些经济储蓄。艾哈迈德身亡后,正是凭借这些储蓄,纳罕目和她的孩子们最终才得以顺利离开叙利亚。

“在某种程度上,我们还是幸运的,因为我们有一点积蓄。”纳罕目说,“而这次远行确实需要花费很多钱。很多人留在叙利亚的人无法离开那里,就是因为他们没有足够的经费。”

前往欧洲的叙利亚和伊拉克难民在危险的长途旅程中,某些情况下确实被迫支付过高的款项以到达希腊群岛。在逃离叙利亚或伊拉克进入土耳其的路上,许多人为了通过检查站,必须向民兵和武装团队交付钱款。在边境处,这些难民家庭会搭乘公共汽车或出租车到土耳其海岸。到达后,他们乘船穿越爱琴海,这是整个旅途最凶险的一部分。

“我们在伊兹密尔(位于土耳其海岸)向非法商人支付了乘船费用,每个成人需支付超过1300美元,儿童半价。”纳罕目说,“事实上,我们乘坐的船更像是一个浮在水面的气球。他们花了15分钟教我们如何驾船以及如何使用舷外发动机,接着就离开了,留我们自己操作。于是我们自己成了船长。”纳罕目和其他成年人甚至额外支付了300美元将船体加固到让自己放心的级别。

船上有27人,其中大约有三分之一是儿童。海上风浪很大,有三个令人记忆犹新的时刻,船上的成年人都以为船肯定会倾覆。“人们都非常害怕。”她记得,“我不怕死,但我担心我的孩子。我不能让他们死在那里。”

四个多小时后,他们终于到达希腊群岛的科斯海岸。在那里,他们乘坐渡船到达雅典,再乘公共汽车抵达希腊与前南斯拉夫马其顿共和国的边境,然后越过边境到达盖夫盖利亚。在此处的接待中心登记后,纳罕目和她的家人将搭乘火车前往塞尔维亚。他们希望最终抵达德国并在那里定居,甚至可能申请前往加拿大避难。

“我们不知道将要在哪里安定下来。”纳罕目说,“但我知道,至少我的孩子将会是安全的。而且,上帝保佑,我们能够在一起开始新生活,展望美好未来。”

克里斯托弗.泰狄是儿基会日内瓦总部的通信专员。

请留言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须填写的内容标有“必须填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