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悲伤的儿童兵母亲

房间如同三个月前他离开时一样。他的私人物品还像原来一样摆放,整齐地叠放在他的床上。一位孤独的母亲坐在这充满回忆的屋子中间。米里亚姆,在一场本不该将她的儿子牵涉其中的冲突中,失去了他的儿子穆罕默德。他的逝去,让母亲米里亚姆陷入了痛苦与惋惜的深渊。

“我的儿子,穆罕默德,在被杀害时仅仅15岁。他喜欢运动、诗歌,而且学习成绩总是名列前茅。命运这么早就把孩子从我身边带走,我甚至都没有机会为他哀悼。”米里亚姆悲痛地说道。

她的故事是这个悲剧时代众多家庭的写照,这些家庭经历着痛失爱子的悲剧。在也门正在发生的冲突中,他们的孩子被雇佣为士兵。

自2015年3月26日起,也门暴力事件的逐步升级导致至少796名儿童被杀害,1151名儿童受伤。

痛失爱子穆罕默德的米里亚姆坐在家里
UNICEF/Yemen/2016/Yassir Abdulbaki痛失爱子穆罕默德的米里亚姆坐在家里。

米里亚姆是一位单身母亲,抚育了四个孩子,他们来自亚丁的马拉地区。仅靠她微薄的政府薪水,她几乎难以在经济上支撑这个家庭。她因坚强和不畏经济的困难而被整个社区熟知,并且备受尊重。“我有尊严地将我的孩子抚养长大,我从未寻求过施舍或支持,我不停地工作来支撑我的家庭。我希望他们能以我为荣,长大成人,因为我一直以他们为傲。”她说。

当冲突蔓延到亚丁时,穆罕默德还是一名少年。2015年5月,他加入武装团体,那时他所在的城市马拉被民兵组织包围了。

“我比穆罕默德年长三岁,但对我来说,他是个成年男人、父亲、朋友和支持者。他总是给我们一种安全感,并对我们充满爱,但他没有选择。因为他周围的压力,他决定拿起武器,加入战斗。一名儿童,对战斗毫无经验,就被拉入其中,最终以残酷的结局收尾。”穆罕默德的姐姐杰哈德告诉我们。

他加入武装队伍的那段时间,穆罕默德还与家人保持联系,但当马拉的冲突不断升级,随之而来又是登革热的爆发,家人不得不进行转移。

“我不停地问自己,我的儿子为什么选择这条路。他为何会不顾一切地选择战争?是因为他周围的环境和人让他感到有压力吗?

“现在,我回忆起了所有画面。他在房间里的孤独感,他那充满泪水的眼睛。也许,在如此早的年纪,在他经历的创伤时代,他需要援手,需要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米里亚姆眼中含泪说道。

武装部队和团体在征募新兵和雇佣儿童兵 (起初是男孩) 时曾受到阻止。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估计,去年至少有738个男孩被冲突各方雇佣为儿童兵。该数字与联合国在2014年记录的156例儿童兵雇佣相比,是当时的五倍。

米里亚姆说:“对我来说,我的儿子一直是个英雄,尽管他很年轻,但他一直勇敢地战斗。我的儿子是英雄,他被迫加入战斗的命运,让他丧失了生命。同时,我的儿子也是这疯狂世界的受害者,是战争和动荡不安环境的受害者。”

安萨尔 · 拉西德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也门亚丁办事处的项目部门工作。

请留言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须填写的内容标有“必须填写”